新闻内容
2018年10月30日 上一期 下一期

私募股权“至暗时刻”寻光明: 另类投资火热,联手银行资管

周炎炎

    见习记者 周炎炎 上海报道

    经历了双创影响和政府引导基金入场的刺激,又突逢资管新规和募资难的市场冷静期,中国私募股权行业走到了历史转折点。

    私募在谋转型期间,另类投资渐热,但市场上除了四大AMC和地方AMC之外仍缺少秃鹫基金,不完整的生态环境也孕育着新的投资机遇。

    至暗时刻如何转型

    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9月底,已登记私募基金管理人2.4万家,较资管新规发布的4月新增近700家,新增比例为3%;已备案私募基金7.4万只,较4月新增2.5%。

    虽然登记备案数量微增,但监管趋严、P2P爆雷牵连、IPO过会率降低等因素影响,私募行业陷入“至暗时刻”,同时出现了募资难、退出难、登记难、托管难四重危机。

    在境内投资热情冷却的情况下,转型成为必由之路。国际咨询机构麦肯锡发布的最新一期《麦肯锡中国银行业CEO季刊》显示,自1986年第一家中国本土私募股权投资公司诞生,至今已逾三十年。按照过去五年融资额的排名,中国有22家私募股权机构跻身全球前300名。“但不论从业务模式还是专业能力来看,中国PE公司仍与全球领先公司之间存在较大差距。”

    中国私募股权投资市场在参与方构成、有限合伙人背景及核心竞争力等三方面存在显著差异。

    首先,中国的私募股权直投市场已形成了全民参与的格局,且参与方背景多元化,包括有产业背景的公司和金融机构,而美国多为独立PE公司。

    其次,成熟的机构投资者在中国私募市场中占比较低,使得GP难以获得稳定长期的大规模资金。中国的有限合伙人构成相对分散,平均单个体量较小,投资期限较短。募资来源包括不同背景的富有家族与个人(占比40.7%)、企业投资者(占比15.3%)等广泛群体。

    “从前大家都是机会性投资,很多机构轻松地赚快钱,很多投资机构的个人投资能力没有转化为机构化能力,现在募资越来越难,机会与挑战并存,GP们面临新的选择题。”10月26日,麦肯锡咨询顾问吴凡表示。

    10月26日,一位私募业内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一个新机遇是,外资LP过去几年逐渐加大对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的投资,包括保险基金、主权基金和捐赠基金。他们对中国GP的要求一是本土化的深耕能力,“主要是接不接地气,在项目来源方面能力如何。”二是持续性的回报能力,相较于一年期的业绩汇报更看重多年的业绩。三是GP的透明度,“他们对中国市场理解局限于华尔街日报的头版,他们看重每一次来中国和GP的交流,包括他们对定向交易的披露,对关联交易的解释,业绩的说明和战略的阐述。”

    缺乏秃鹫基金“腐肉觅食”

    “随着中国资产管理市场改革、转型大幕的拉开,银行、保险、信托、基金纷纷成立了私募股权投资业务。最近已经有五大行纷纷宣布要单独成立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各家机构也在建立另类资产的投资能力。”10月26日,麦肯锡全球资深董事合伙人曲向军表示。

    所谓另类投资,是指投资于传统的股票、债券和现金之外的金融和实物资产,如房地产、证券化资产、对冲基金、私人股本基金、大宗商品、艺术品等。

    “之前另类资产在整个资产配置中的占比较低,但随着资管新规的发布,包括资产管理市场不确定性的增加,越来越多LP包括高净值投资者倾向于配置相对而言是绝对收益的私募股权资产,这在市场上配置占比会提升。”上述私募行业人士表示。他还认为,未来围绕房地产股权的投资值得关注。

    在转型过程中,中国的私募股权业也需要学会执行更为复杂的交易,不仅要在传统的股权之外,研究股权、夹层投资、债权的联动,还需要转变思路,现在投上升期的企业,未来多研究传统行业、遇到困难的企业,甚至是面临不良资产的企业。

    但国内除了四大AMC和地方AMC之外,缺乏“秃鹫基金”这一只从“腐肉”中“觅食”的力量,反观国外,孤星基金(Lone Star Funds)等秃鹫基金总能从金融坏账中淘到便宜货。

    10月26日,麦肯锡全球董事合伙人周宁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道,我国和国外相比有滞后性,市场多元化的程度不够,成熟度也不够。现在不良资产国内的处置手段比较单一,信息不透明,这对市场的流动性、资产证券化都有影响,但大趋势是市场朝着多元化、信息化的方向发展,这也是未来市场重要潜力之一。

    另一个新的机会窗口是与银行资管的互动。

    此前4月发布的资管新规之所以给VC/PE的募资端造成了直接冲击,一是因为提高合格投资者门槛,造成私募基金损失大量高净值人群LP,另外一方面是因为限定银行理财资金入场,“银行理财+私募基金”模式被叫停。但10月19日银保监会发布的《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对此有所放宽,银行私募理财的合作机构、公募理财的投资顾问可以是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

    “银行理财投资能力在固定收益一块是强项,但普遍来说另类投资能力不强,私募加入进来可以更充分发挥银行有资产有客户的优势。”曲向军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编辑:曾芳,如有意见或建议,请联系zengfang@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