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10月31日 上一期 下一期

衡量消费升级的标准是高质量

祝乃娟

    本报评论员 祝乃娟

    10月30日,在“双十一”之际,HCR慧辰资讯联合京东发布消费升级时代最新趋势报告,苏宁金融研究院发布《2018金融消费升级报告》。前几天,国家统计局公布了全国31个省区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人均消费支出数据。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各省区市居民收入增长平稳,收入增长与经济增速基本同步。

    消费正在成为一个真正的亮点。国内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进一步增强,消费稳居经济增长第一驱动力。前三季度最终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78%,比上年同期提高14个百分点。

    尽管消费在经济增长中的积极作用不断显现,市场上仍出现了“消费降级”的论点,近日人民日报就刊文认为“消费降级”的说法不正确。“消费降级”的说法主要是基于生产榨菜、方便面、二锅头等产品的上市公司业绩表现良好,一些低价销售渠道受到消费者青睐,相关论点据此认为消费降级正在发生。坦白说,这种论断比较片面,这些低价消费品的畅销,可能是许多因素的综合结果,包括互联网的发展(网民人数增加、购买平台丰富化),个人消费不断呈现场景化与线上化的特征,这显然扩大了衣食住行的消费品零售总额,低价产品销量更大只不过是水涨船高的结果。另外,廉价平台不断创新商业模式,通过一些低价商品吸引用户。

    无论是从消费总量还是消费结构来看,消费的表现都是今时不同往日。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已经经历了10多年的两位数增长,从消费结构上看,人们对于传统的衣食住行更注重品质,同时也更愿意在社交、休闲、健康、育儿等发展型或较高层次消费上支出。

    消费的不俗表现以及消费升级,是一个微观、中观与宏观层面共同作用的结果。

    在微观层面,它得益于居民可支配收入的不断增加,以及居民消费观念的提升。

    在中观的企业层面,商业模式与销售概念不断创新,以今年“双十一”为例,相比往年,电商们提早半个月就开始了“预售”的预热模式,淘宝存“定金”,就可以得到实惠的“到手价”;苏宁选择深耕农村市场,在10月中旬针对县镇农村市场推出了“双十一提前抢”,联动4000多家县镇门店打造“好货嘉年华”;京东强调“好”字,将“双十一”定位为“好物节”。寻找一个销售商品的概念,已经成为当下消费市场的一种风潮,这类似于林林总总的网红店,依概念而生,通过从众心理赢得消费量。此外,金融创新不断发展,金融消费更便捷、更多元,金融升级助推了居民消费升级。

    在宏观层面,近年来国家提振消费的政策不断得到加强,尤其是在贸易摩擦的背景下,国内消费的作用更进一步凸显,消费不仅得到了消费领域内的相关政策的助推,还得益于更深更广层面的政策支持,最明显的就是乡村振兴战略,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相关政策措施逐步落地,农村地区消费环境持续改善,农村居民的消费潜力持续释放,乡村消费品零售额增速继续快于城镇。数据显示,前三季度,乡村消费品市场零售额同比增长10.4%,增速高出城镇市场1.3个百分点,乡村市场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为14.4%,比上年同期提高0.1个百分点。

    消费分层的特征也较为明显。慧辰资讯与京东联合发布消费升级时代最新趋势报告显示,80后、90后消费能力迅速壮大,人们更期待买到高端、质量好,甚至更好玩的商品,重视购物体验。出于猎奇、审美、喜欢国际范儿等原因,他们更青睐中高端消费。消费分层是一个中性词,它并不应该被赋予褒贬的色彩,一方面中高端消费需要进一步的商品开发与供给,另一方面,与生活相关的柴米油盐也是不可或缺的重要方面。消费市场应该进一步得到细分,针对这些年轻群体的消费产品开发应该是中高端消费的一个重要方面,构建更加成熟的消费细分市场,壮大消费新增长点。

    不得不说明的是,消费升级的核心应该是高质量消费。消费总量的不断提高并不是新现象与新趋势;消费结构的转变也带有时代的特征与印记,比如互联网发展以及马斯洛需求层次论在人们消费中的具体体现。

    消费升级的核心与终极的衡量标准依然是高质量。在制度供给层面,政府需要供给更多的与消费相关的制度与规则,需要健全质量标准和信用体系,营造安全放心的消费环境,强化消费领域企业和个人的信用体系建设,赋予消费者更便利的维权途径,做实他们维持合法权益的集体诉讼权,更强调司法在保护消费者权益方面的作用。(编辑 欧阳觅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