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10月31日 上一期 下一期

“特朗普经济学”期中考: 经济非“历史最好” 失业率有水分

向秀芳

    本报记者 向秀芳 上海报道

    中期选举进入倒计时之际,美国商务部为特朗普送来好消息:三季度GDP增长3.5%,不仅超出市场预期,还成就了2015年以来最好的三季度GDP增速。

    对一向热衷宣扬经济成绩的特朗普阵营来说,这是选举白热化阶段送给选民的一颗“定心丸”。在华尔街的“黑色十月”里,特朗普已经马不停蹄地出席了15场选举集会,亲自为关键选区的共和党候选人站台造势。

    每到一个地方,特朗普阵营都不忘打出“经济牌”:经济“处于历史最好时期”,失业率创下历史新低,减税带来诸多好处,正酝酿税改2.0版本……若不是美股近期遭遇几轮动荡,这份成绩单也许还要加上一行:二战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的美股牛市。

    的确,为重振美国经济,让制造业回流美国,特朗普上台后推出了一系列经济政策:财政政策方面,出台力度空前的减税法案,将企业所得税税率从35%大幅下调至21%;监管方面,修改《多德·弗兰克法案》为金融业松绑,放松对煤炭等产业的监管要求;贸易政策方面,向中国、欧盟、加拿大、墨西哥、日本等国发起关税战,积极推动北美自贸协定等双边和多边贸易协议升级改革。

    在“组合拳”综合作用下,美国经济是否真如特朗普所言,达到了历史最好时期?当前增长速度能否持续?美股牛市“特朗普行情”是否已到头?为解答疑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多位关注美国经济的权威学者和经济学家,解读当前美国经济形势及后续走向。

    经济历史最好?不是

    当地时间10月26日,美国官方公布数据,2018年第三季度实际GDP年增长率3.5%,高于道琼斯调查的经济学家预期3.4%,较第二季度实际GDP增幅4.2%有所下降。

    其中,在经济活动中占比超过三分之二的消费者支出增长4%,创下2014年第四季度以来最快增速。而个人消费支出价格指数PCE(衡量通胀的关键指标)三季度仅上涨1.6%,远低于StreetAccount调查的经济学家预期2.2%。

    10月29日,这样的成绩算是“历史上最好”的吗?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经济室主任罗振兴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此说有夸大嫌疑。“实际上,美国经济最好的时代还是克林顿政府时期,当时有好几个季度都在4%以上。”不过罗振兴指出,当前美国经济状态确实有点超预期,“IMF、美联储去年底的预测都没这么好,美联储去年预测在2.8%左右,近期提高到3%左右,IMF也提高到3%左右。”

    “总的来看增长速度不错。”罗振兴指出,但一些先行指标已经显示,2019年美国经济增长可能会放缓,IMF和美联储也预测美国经济2019年肯定下行,或在2.8%、2.6%左右。目前消费信心创历史新高,但有往下掉头趋势,房地产投资也在放缓。

    罗振兴向记者指出,3%左右的增长实际上是美国从二战以来的趋势增长率,但目前存在劳动参与率降低等结构性因素,多数经济学家预测美国长期均衡增速应该在2%,3%的增速很难持续。

    失业率历史最低?有水分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经济持续复苏,失业率持续下降,当前处于3.7%的历史低位,8月份职位空缺数达700万,空缺职位数甚至超过失业人数。但细看趋势线可发现,失业率下降并不是这两年的事,而是始于奥巴马时期。

    罗振兴认为,美国当前的失业率的确处于“历史最低水平”,但这个数字存在水分,因为当前美国的劳动参与率比克林顿时期等往届政府要低。

    “美国二战后繁荣时期出生的一代人已到退休年龄,美国社会面临人口老龄化问题;另外,真正有劳动能力的人中,不参加劳动的人也增多了。这两个因素导致我们看到的劳动失业率下降。另外,除了就业人口在适龄劳动人口中的比例,还可以看兼职人口与全职人口之间的比例,很多指标都只刚恢复到2007年危机前的水平。”

    10月25日,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殷剑峰也向记者分析指出,美国失业率下降,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劳动参与率的下降,一些适龄劳动人口要么没有劳动意愿,不参加劳动,要么失业以后再也跟不上经济形势的新变化。

    至于特朗普“让就业回流美国”的口号,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向记者指出,这对制造业回流有一定帮助,“比如富士康跑到美国投资,但反过来特斯拉也跑到中国来投资了,我觉得会有一个交错的平衡。”

    牛市能否继续?分歧大

    自2016年上台,特朗普推出的减税和放松监管政策对经济起到提振作用,但近期华尔街对经济增长放缓、企业盈利见顶的忧虑加剧,拖累美股陷入几轮大动荡。

    殷剑峰向记者表示,目前的增长只是昙花一现,减税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他还指出,企业因减税“省”下来的钱并未拿去做实物投资,而是去回购股票,这种“表面光”的实力恐怕会在最近几年出现非常大的变化。

    “政府企业负债创历史新高、居民部门储蓄率历史新低。”殷剑峰进一步指出,美国经济基本面远没有想象中的好。他表示,很多经济学家指出,美国失业率这么低,但潜在GDP增速上不来,实际反映出美国整体经济实力相对衰落的过程。即使没有2008年的金融危机,美国潜在GDP增速依然会一路走低。

    邵宇也向记者指出,尽管美国三季度GDP达到3.5%并好于预期,各种因素的负面影响已经出现,包括对贸易摩擦前景的担忧,企业可能减少资本投资,若股市不断下跌,公司也会承受来自投资者的压力,消费信心会受到一定的压制,经济增长引擎的转动速度就会降下来。

    邵宇认为,随着美联储流动性收缩,企业业绩、就业情况的可能会停止进一步向好,进入顶峰状态。这种情况下,若贸易摩擦持续,很多业务依赖中国的跨国公司将受到伤害,导致企业盈利和投资下降。同时,中国商品被加征关税后将会更贵,美国CPI将进一步上升,叠加充分就业情况下的工资通胀上升,美联储将被迫加快收缩流动性。换句话说,过去十年空前的流动性投放高峰已过。

    虽然爱护经济心切的特朗普多次抨击美联储加息,但邵宇认为,特朗普施加的压力越大,鲍威尔反而可能更坚持己见。因为很少有总统这样干涉美联储政策。邵宇认为,从美国自身经济增长和控制泡沫的角度看,稳步加息是正常,预计今年还有一次,明年还有三次,依然会按节奏来。

    由于对美联储加息等因素的忧虑,进入10月后,美股遭遇几轮大跌,但自2016年11月9日特朗普胜选至今,道琼斯工业指数累计上涨33%的涨幅,纳斯达克指数上涨逾35%,标普500指数上涨逾23%。这轮牛市持续时间也创下二战以来的新纪录,“特朗普行情”被认为在其中起到很大的提振作用。

    如今,牛市是否到头市场上分歧仍然较大,但警告声音越来越多。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兼研究部主管洪灏指出,最近的一系列暴跌在统计历史数据上是异常罕见的。比如过去18个交易日里,有1/3的交易日收涨或收跌1%以上,为1963年以来首次。而此前的2018年整个三季度没有一天涨跌超过1%。同时,本月18个交易日内有14天收跌,为1970年四月以来最差。

    格雷资产总经理张可兴向记者表示,美股近期波动会不会演变成走熊目前还难以判断。中期选举未落定前,整个市场会有一定的担忧,期间出现波动比较正常。但11月6日选举结果确定之后,股市还是遵循基本面,该怎么走怎么走。

    赤字破万亿没啥?难说

    美国财政部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9月30日结束的2018财年,美国政府财政赤字较上年同期扩大17%至7790亿美元,创下2012年以来最高水平。

    无党派的国会预算办公室(CBO)预测,2019财年美国政府财政赤字可能扩大至9730亿美元,2020年可能超过1万亿美元。为弥补财政缺口,美国财政部已表示将加快发债,预计今年下半年将发行7690亿美元债券,创下2008年以来新高。

    数据出来后,美国两党互相指责对方导致赤字和债务飙升。民主党人认为,特朗普为1%的富人大规模减税,造成政府收入缩水;共和党人则称这是民主党福利开支泛滥所致。特朗普还表示,正酝酿为中产阶级减税10%的“税改2.0”。

    邵宇向记者指出,如果共和党继续控制两院并推进税改2.0,可能会扰乱经济周期,导致负债突然上升,如此一来美国经济可能迎来最后一波加速脉冲,将原来可能出现的问题后推,但债务堆积将会加快。在美元走强的背景下,没人担心违约问题,一旦美元作为储备货币出现被替代的可能,问题就来了。货币实力的转变,可能是美国全面衰退的拐点,导致债务问题爆发,只是目前讨论这个问题尚早。

    (编辑:董黎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