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10月31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余淼杰: 中美贸易摩擦下的经济发展趋势演变

饶守春

    本报记者 饶守春 北京报道

    中美两国为什么会在2018年爆发贸易摩擦?其间经历过怎样的演变与升级?未来又将向哪一个方向发展和收尾?这是目前全球都密切关注的焦点话题。

    10月17日,在 “21世纪国际财经峰会2018年年会”上,来自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的副院长余淼杰于其发表的主题演讲“中美贸易摩擦下的经济发展趋势演变”中,就对上述三个问题作了详细阐述。

    余淼杰认为,中美贸易摩擦直接原因是美方特朗普当局急于解决中美贸易失衡,对于未来贸易摩擦的发展走向,他表示很可能在长期进行有限合作的基础上,竞争也会持续。

    数据显示,自2001年中国“入世”开始就在持续增大。中美双边贸易额从2001年底的980亿美元快速增长到2016年的5240亿美元,年均增速14%。

    余淼杰表示,中美已经成为彼此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但同时,中美贸易失衡也在不断扩大。

    “特朗普所讲的东西可以概括四句话,贸易顺差是好事,贸易逆差是坏事。中美双边贸易失衡是中方补贴或其他不公平关税政策造成的,所以要解决中美双边贸易失衡,只能通过提高对华出口品关税来实现。”余淼杰说,“与此同时,美国很多声音认为,未来中方不应出口高科技产品跟美国抢占高附加值市场,中方应待在全球价值链的低端,美方应保持在全球价值链高端的垄断地位。他们认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中国经济无法赶超美国。”

    不过余淼杰称,上述特朗普当局的看法站不住脚,原因在于他认为美方逆差不见得是坏事情,中方顺差也不见得是好事情,“这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中国顺差所得基本上很大一部分都用来购买美国国债,其实为美国经济的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融资。”

    “事实上,中美贸易失衡的核心来源是基于两国要素禀赋差异所导致的比较优势而造成。我们可以从中国的劳力密集型产品出口和资本密集型产品出口两方面来说明这个问题。”余淼杰说。

    余淼杰解释,对于劳力密集型产品,中国的生产方式具有明显的比较优势。这种比较优势的存在,使得中国在劳力密集型产品方面出现大量贸易顺差。而对于资本密集型产品,大量的贸易顺差是全球价值链分工的必然结果。

    在充分认识中美贸易摩擦后,又该如何解决这一问题?余淼杰在演讲中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余淼杰表示,中国致力于减少贸易顺差,通过经贸合作、共享全球贸易自由化红利,做大经贸蛋糕才是王道。同时他认为,想要让中国一直维持在全球价值链低端更是标准的历史虚无主义的想法。

    “事实上,美国也是花了一个世纪以上的时间才爬到了全球价值链的高端。其次,中国劳工成本明显上升,人口红利缩减,劳力密集型产品比较优势下降。第三,中国出口质量不断爬升。这三个原因都决定了中国不会长期呆在全球价值链的中低端。”余淼杰解释。

    如果量化此次中美贸易摩擦对中美双方经济的影响,也可以看出都将对双方产生的消极影响。

    正因此,在应对中美贸易摩擦中,余淼杰提出了几点建议。

    “第一,向WTO继续起诉美国;第二,中方不应该强调同等规模反制,宜强调‘同等比例、同等力度’的反击;第三,中方应该对从美国进口的贱金属也就是洋垃圾征税;第四,扩大对新兴发展中国家的出口;第五,扩大其他国家和地区特别是欧盟、日韩的开放;第六,加强双边自贸区谈判和大力推进全面区域经济合作伙伴(RCEP)的谈判;第七,努力争取WTO的市场经济国地位。这一点也是最重要的政策建议。”余淼杰说。

    最后,对于中美经贸关系未来的走势,余淼杰判断认为,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内,中美因为产业结构上的互补性还会进行长期的有限合作,但是中美经济将在本世纪中进行长期竞争。(编辑:罗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