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10月31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五资管大咖论道投资新方向: 悲观的人越来越聪明,乐观的人越来越有钱

王丹

    本报记者  王丹 上海报道

    论道后市,无疑是市场最重要的话题。

    10月17日,“‘四新经济’的挑战与创新——21世纪国际财经峰会2018年会”上,上述五位财富管理行业资深人士就“经济新周期下全球投资新机会”话题热烈讨论。

    其中,亚联发展副总经理刘宏刚认为:因为被需要,所以有价值;富国大通总裁助理沙泉认为:机会大于风险;景林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田峰认为:“悲观的人越来越聪明,乐观的人越来越有钱”,希望我们做乐观的人,越来越有钱;华商基金固定收益部总监陈杰认为:2019年固定收益大有可为;高晟财富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田唯认为:受人之托、如履薄冰,兢兢业业、心怀敬畏。

    论“新周期”内涵

    在谈到“经济新周期”这个概念背后所隐含的经济环境及资本市场的变化,田唯表示,能感受到的是近年来中国市场从过去对数量的追逐变为对质量的追逐;从过去对规模的追逐变为对结构性调整的追逐。同时,整个大的经济结构进行调整,市场对创新的追求,或者说整个生存机制上要求我们去创新要素变化,这些形成了市场新的周期。

    陈杰认为,其实早在2016年市场就开始提“新周期”,在他看来更多是新一轮周期。整个2016年以来,供给侧改革以后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经济从2017年开始订单回升、投资增速、资产周转率触底,现在经济里面新的驱动因素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

    沙泉提到,我国宏观经济之前的增长主要是依靠房地产,过去20年也依靠人口红利优势,形成了一些产业链全球竞争优势的格局,但是这种竞争在技术水平上略低一些。而从近几年新的变化看,2016年以后,房地产行业受到政策的严格控制,但并没有出现经济增速下滑过快的情况。传统工业通过一系列举措形成新的供给需求,同时也促成了产业结构的调整和升级,譬如各个城市在抢夺人才;国际生产的产业链中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他认为,未来产业链升级方面还是能够带动我国经济出现新的增长引擎。

    刘宏刚从上市公司的角度表示,对于企业而言,一直在周期里穿行。“周期就如同四季一样,我们必须去适应它、应对它,现在的新变化是道路比以前更加颠簸,我们需要好好走,但反过来,道路变化以后也会有新的机遇”,他说。

    田峰则从投资的角度提出,看所谓的“新周期”就是看要有新的增长点。中国经济增长,未来能不能找到新的增长点,创造需求是最重要的。他个人认为,中国进入更新的波动较小的新增长时期还需要时间,不过目前正在积极进行中,待这些问题处理完以后,中国经济才能算是新的周期。

    论今年市场新变化

    回首2018年10多个月的时间,中国财富管理领域发生了哪些变化,感受到了哪些新的现象?

    田唯坦言,今年是其从业以来见到、听到资本市场违约最多的一年,同时,还可以看到众多企业的生存状态,从过去的高速发展到今年在新环境里调整方向、改变策略,辛酸苦辣的经历。而客户端,以前的客户不担心产品可能不兑付,但今年这是一个需要面对的非常普遍的问题。

    就信用市场违约增多的现象,陈杰进一步解释道,在2016年以前,过多做信评没有意义,因为当时是大水漫灌的环境,资质良好和一般的债券利差非常小,但今年以来必须更多地去关注信用利差,因为如果信评和信用研究没有跟上资产管理可能就会出现问题。现在要求信评更加细化,并且对信评员、对行业分析的要求都大大提高。

    从权益投资一线角度,沙泉也坦陈,今年对权益类资产管理行业来说不是顺遂的一年,他认为今年的A股市场叠加了2008年和2011年走势特点,既有觉得大部分标的可以投资,但又不时曝出闪崩的情况。其总结说,今年的经验教训就是加强投研以及坚持投资,越痛苦的机会可能越有希望。

    田峰亦认同“坚持”。他说,投资管理行业也是一类商业,应找到简单、有效、正确的原则,然后不懈地坚持下去。“过去十几年,我们的投资哲学都没有改变,价值投资与逆向投资,而逆向投资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其难在投资人不理性的问题”,田峰指出,基于技术的价值投资,基于市场心理的逆向投资,这两点只要坚持下去,还是相信“越乐观的人会越有钱”。

    论未来投资新方向

    就未来投资方向的问题,五位行业大咖也发表了精彩的见解。

    基于上市公司主体,刘宏刚看好的方向最为直接。他指出,现在金融行业是一个服务性的行业,随着科技的流动、需求的流动,与科技和需求结合就能找到新的风口。单就亚联发展而言,他透露,将与新零售公司有一些合作,包括给小微商家提供更多的服务和解决方案等。

    就财富管理行业的机会,田唯总结了四大方面,分别为定制化、多工具、创新服务和多类型产品。她说,经过近一年的市场调整,财富管理行业从业者都非常深刻地认识到,要更重视委托人的需求,这是基础。以这个为基础,针对不同人群、客户、资产方进行定制,同时,必须要有更多工具,能够调动起来更多工具。

    对于固定收益市场,陈杰表示还是看好的,认为2019年大有可为。他说,总体来看,2017年以来,我国信用结构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表外回表、非标转标显著,以地方专项债为主的政府融资作用逐渐显现,财政托底经济仍是重要手段。同时,结构性去杠杆取得一定成效,在居民加杠杆的同时,政府和非金融企业杠杆率缓慢回落。不过在非标受阻的环境下,民营企业和地产、基建等行业受拖累较大。展望未来,随着监管机构及央行不断加大货币传导机制的疏通,流动性分层及紧信用环境局面有望得到进一步改善。

    仍然是“落点”权益类市场,谈投资机会,田峰表示,虽然目前来看,还看不到未来上涨的因素有哪些,但能看到的是一些股票的估值已经杀得较多,如果这些公司中出现了长期的业绩拐点那便回避它;如果确实估值比较低,就可能是买进的好机会。他强调判断公司质地要看业务成长和估值两方面。

    沙泉还指出,目前市场一个待解的问题就是流动性。“最近频现一些优质白马股突然出现闪崩和跌停,其实这并不仅仅表明它们的估值在下降,而是流动性出现了问题,或者说市场正在等待流动性的拐点。若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年初流动性平稳,届时市场情绪也会稳定一些”,沙泉说。

    (编辑:李新江 杨颖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