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11月12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国务院疏导民企融资链条小微贷款利率要降1个百分点

辛继召

    本报记者 辛继召 深圳报道

    支持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的政策迅速出台。

    11月9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将MLF合格担保标准扩大,力争主要商业银行四季度金融机构新发放的小微企业平均贷款利率比一季度降低1个百分点,并明确了国家融资担保基金的运行方式。

    对民企和小微企业而言,政策从货币政策的再贷款、信贷额度、贷款利率、担保措施等四方面进行了细化要求,力图进一步疏导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的信用传导链条。

    扩大小微再贷款、授信额度

    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拓宽融资渠道,将中期借贷便利(简称MLF)合格担保品范围,从单户授信500万元及以下小微企业贷款扩至1000万元。

    近年来,再贷款逐渐成为央行投放基础货币的主要工具,再贷款规模逐渐上升。再贷款工具中,作为主要工具的MLF余额先后创下历史新高,9月末MLF规模为5.38万亿元,央行10月未对金融机构开展MLF操作,10月13日,部分金融机构使用降准释放的资金偿还中期借贷便利4515亿元,MLF余额降至4.93亿元,仍是近年来的较高水平。

    其余再贷款工具中,截至2018年10月末,常备借贷便利(SLF)余额为290亿元、抵押补充贷款余额33111亿元。

    MLF余额快速增长,面临缺少抵质押物的问题。为此,央行等监管机构逐渐扩大MLF担保品范围。央行已于6月新纳入不低于AA级的小微企业、绿色和“三农”金融债券,AA+、AA级公司信用类债券(优先接受涉及小微企业、绿色经济的债券),优质的小微企业贷款和绿色贷款。

    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从单户授信500万元及以下小微企业贷款扩至1000万元。使得对小微企业的MLF的再贷款范围标准与小微企业贷款一致。

    针对“融资难”,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从大型企业授信规模中拿出一部分,用于增加小微企业贷款。创新融资工具,深化多层次资本市场改革,支持更多小微企业开展股权、债券融资。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部分银行已经对小微贷款“额度充足保证”。一位深圳股份行人士表示,小微企业风险高,银行想贷不敢贷,小微企业贷款多但存款少,占用银行信贷规模,因此银行对小微贷款不一定有额度。近年来,银行与地方税务合作,可以获取企业纳税信息,极大降低了运营成本,小微贷款有利可图,该行已经对小微贷款额度优先供应。

    一位大行华南分行人士表示,今年以来,该行新增小微贷款的额度占对公贷款的一半以上,而且,“客户经理做小微企业的绩效标准比一般对公业务高。”

    “去年贷款额度比较紧张,今年上半年额度紧张了一段时间,7月开始额度充足”,一位股份行人士表示。

    降低小微贷款利率

    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力争主要商业银行四季度新发放小微企业贷款平均利率比一季度下降1个百分点。整治不合理抽贷断贷,清理融资不必要环节和附加费用,严肃查处存贷挂钩等行为。同时采取措施做好信贷风险防范。

    数位国有大行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小微贷款利率已经明显降低,“四季度比一季度降低1个百分点不是问题”。今年三季度,监管机构要求国有银行对小微企业、个人商业贷款实施收息率统一考核,将小微、个体户的商业贷款利率“一降到底”,小微企业贷款月利率、个人生产经营及农户贷款的月利率已开始低于4厘。

    “监管三季度对我们有窗口指导,要求小微贷款利率降低50BP。”一位华南大行人士表示,该行抵押类的小微贷款利率从去年的7.55%降低到6.26%,下降了超100BP,信用类小微贷款6.66%,也大幅降低。

    一位深圳新能源配件公司负责人表示,该企业前两年融资环境比今年好,去年末到今年上半年比较紧张,利率上升,上升了20-30BP,额度紧俏。6月以后恢复到去年水平。

    不过,小微贷款利率降低,银行也面临压力。

    一位华东城商行杭州表示,存款量一直在降,成本一直在升,贷款信用风险一直在升,利率要求要降。

    “存款成本增长太快,去年我行的存款付息率是1.6%,今年就大幅上升到2.3%。但是,贷款利率却在降低,贷款利率今年会降低到8%左右。经营稍不谨慎就会亏损。”一位农村金融机构负责人坦言。

    明确融资担保运作

    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了国家融资担保基金、各级政府性融资担保、再担保机构支持小微企业的要求。

    包括,各级政府性融资担保、再担保机构要以支农支小融资担保为主业,重点支持单户担保金额500万元及以下的小微企业和“三农”主体。国家融资担保基金和金融机构承担的风险责任比例原则上均不低于20%,银行不得因此减少实际放款数额。

    一位银行业内人士表示,近期出台的民企增信措施中,信用风险缓释工具属于用银行的强信用,从投资端为民企发行信用债强增新,激活信用债的流动性。融资担保则为从债券或贷款的发行端或发放端,提供强担保。

    一位华南股份行小微信贷人士表示,小微不良率,抵押类肯定比信用类不良率要高一些。对银行来说,要把握好支持小微和防风险之间的平衡。该行已经采取的措施包括:调整小微信贷的资产结构,目前60%是有抵押和担保安全类资产,另外才是信用类高风险。此外,利用征信等金融科技手段实现全流程掌握小微企业动态。

    另一城商行人士表示,该行去年新增额度60%以上投向小微。在投放策略上,知识产权质押贷款选择与地方的国有融资担保公司合作,“担保公司对户数有考核,最近深圳两大担保公司也进行了增资。”(编辑:包芳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