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11月12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全球PE鏖战新兴并购市场: 华平在华并购连下两城

赵娜

本报记者 赵娜 北京报道

导读

    当全球PE机构纷纷成立大规模的亚洲基金,投入到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并购市场时,华平投资已经率先行动,并一举拿下乐友和大昌华嘉中国医药保健业务。

    

    历经长达一年的谈判后,华平投资终于把乐友收入囊中。

    乐友在全国150多个城市拥有超过630家门店,按销售额算是国内三大婴童连锁零售企业之一。

    “乐友是我们在母婴领域做控股收购的第一步,我们可以借助平台的力量做更多事。” 11月7日,华平投资董事总经理、乐友项目的负责人陈伟豪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华平在同期完成的还有对大昌华嘉中国医药保健业务的全面收购。 大昌华嘉是一家专注市场拓展服务领域的瑞士上市企业,最早的在华业务可以追溯到一个多世纪前的1902年。

    两笔交易实现交割,标志着华平投资在华并购正式启幕。

    今年11月的专访中,华平中国区联席总裁魏臻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华平投资将在中国市场的并购交易定位为“成长型的控股收购”,通过基金资源与被投企业的资源结合,以企业持续增长和潜在行业整合实现收益。

    2016年以来,百胜、麦当劳等跨国企业相继将中国业务进行剥离,由来自中国的资本团队进行控股管理,让市场更加笃信中国并购大潮的真正开启。

    全球PE机构纷纷成立大规模的亚洲基金,投入到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并购市场;曾掌舵大型PE的中国业务、现今自立门户的投资人,已将新机构的业务锁定在控股投资;中国本土成长起来的PE基金,也在相继开始探索典型的控股并购业务。

    “LBO主要用于上市公司的私有化,并不适用于当前中国的交易。中国仍是以增长为主题的经济体,管理团队也非常敬业,我们的投资更多是以成长、赋能为主题的控股型收购。”魏臻认为当前的中国市场不同于上世纪80年代末的美国市场,华平将在这个新兴市场上执行更为本地化的策略。

    启幕并购交易

    华平投资成立于1966年,投资以成长型企业为主,总资金管理规模超过470亿美元。

    华平全球联席CEO纪杰(Charles R. Kaye)早前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华平投资的所有基金在机制上都可以灵活配置于从风险投资到杠杆并购在内各个阶段。

    华平投资在并购业务上的代表案例是眼保健企业博士伦:2007年10月,华平以4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博士伦,并聘请先灵葆雅(Schering-Plough)前CEO (Fred Hassan)和他的副手布伦特·桑德斯(Brent Saunders)分别担任博士伦的董事长和CEO。

    新的管理团队收购了可调节型人工晶体厂商Eyeonics公司,对博士伦的产品线进行了调整补充。六年后,华平投资以87亿美元的价格将博士伦出售给加拿大制药企业Valeant Pharmaceuticals。

    中国业务方面,华平投资在1994年进入中国市场,投资风格是重仓细分赛道的头部企业,作为被投项目创始管理团队以外的第一大或第二大股东出现,代表案例包括亚信、58同城、中通快递、神州等。

    过去的五年中,随着中国市场的迅速变化,华平投资将投资阶段拓展到了仍处于VC阶段的融资交易和与优秀企业家联合创办企业的“创始控股”型投资中,不变的是专注于增长型投资、投资于成长型企业。

    “我们是具有全球视野,扎根中国本土的企业成长伙伴。”魏臻说,华平一直坚持着24年前进入中国时的初衷,也因为这样的定位能实现以相对灵活的方式进行在华投资。

    收购乐友控股权和大昌华嘉中国医药保健业务全部股权,正是华平在华业务的最新尝试。

    “同样的资产在不同股东手里代表着不同的价值。我们是一家了解中国本土市场的长线投资机构,愿意和管理团队一起把企业做大做强。”华平投资董事总经理方敏告诉记者。

    包括魏臻和两个项目实际操盘手的陈伟豪、方敏向21世纪经济报道确认,团队将继续寻找在零售、医疗、出行等优势领域参与控股型收购的投资机会。

    核心板块的资源搭建、投资前中后台的扎实成长、中国企业家心态的转变,三个要素的齐备让华平得以在2017年开始正式启动控股并购交易。

    发掘增量价值

    魏臻对控股收购并不陌生,但是,做了20多年投资、深谙中国市场的他对在中国做并购也有自己的想法。

    魏臻和他的搭档程章伦都曾在上世纪90年代就读于哈佛大学,求学期间即对兼并收购颇感兴趣。同年代的畅销书《门口的野蛮人》也是PE从业者的必读书,生动呈现着PE企业收购和改造传统巨头的资本故事。

    但从已经完成的两笔控股兼并交易来看,华平在中国的并购风格更为温和:原有创始人和高管团队得到保留、并未出现大幅裁员和资产出售。

    “创造投资回报可以通过以杠杆为代表的金融操作,但我们肯定不会以纯金融操作的方式来做。我们更希望将已有的行业资源和想法叠加到项目上,让它的发展比原来更快。”魏臻要做基于足够成长基础上的控股型收购。

    华平曾在2012年投资了孩子王,当时公司在全国只有6家门店。目前,孩子王的线下门店已经覆盖19个省、113个城市,形成“线上+线下”、“商品+服务+社交的”全渠道服务。

    “孩子王已经做成了中国新零售的一个典范。这给了我们很大的信心,相信线下宝宝店仍有可以深耕的地方。”陈伟豪告诉记者。

    见证了孩子王快速成长的华平团队,将母婴板块作为并购交易的首批试水领域之一。当时,陈伟豪所在的消费组已经连续几年密切跟踪母婴领域的几家头部企业,其中就包括曾经获得凯雷投资的乐友。

    全球PE巨头凯雷在2011年通过亚洲增长基金四号(Carlyle Asia Growth Partners IV)投资了乐友,基金对乐友的描述是“中国孕婴童行业最大的多渠道零售商”。

    华平团队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与乐友团队就控股并购进行正式沟通,到今年7月完成交割,用了几近一年时间。

    乐友当时有包括德意志银行、永威投资、凯雷集团在内的30多家股东,每家的诉求完全不同。为了推动交易达成,陈伟豪所带领的团队参与到了与多家重要股东的谈判中。

    其间一次到纽约参加公司会议时正值乐友谈判的密集期,整个项目组连续几天没能合眼,时间多用在了项目谈判的越洋电话会议上。

    “母婴这个赛道真正做得好的玩家并不多,所以我们是有信心把它做下来的。”陈伟豪的信心有很大一部分来自华平陪同孩子王一路成长而获得的对母婴行业的理解。

    大基金之役

    2018年对中国人民币股权投资基金的募集、投资和退出来说都是寒冬,但对于全球范围内的大型美元投资人来说并非如此。

    研究机构Preqin的数据显示,2017年全球有305只并购基金完成共计2900亿美元的资金募集,全球可用于投资并购项目的股权投资资金储备已经达到1.14万亿美元。

    从并购交易投资来看,Preqin股权投资行业负责人Christopher Elvin称,2018年由私募股权基金支持的并购交易总额有望超过2017年全年。——2017年全年共有4191笔私募股权基金支持的并购交易,总交易规模约为3470亿美元。

    “我们看到的(控股型并购)机会比以前更多,我们的团队也更ready。不管别人怎么样选择,我们都会去做。”魏臻拒绝对市场发展作出预测,但坚定华平将持续探索在中国市场的控股并购业务。

    参与到并购阶段对华平的资金供给和项目管理都提出了更高要求,以满足并购交易所需资金体量和并购后的投后服务支持。

    魏臻告诉记者,华平从多年前就已经建立包括财务、IT、公关市场在内的投后管理团队。其中典型代表如,公司早在2006年就邀请了刚从亚信退休的CFO韩颖加入,担任投资顾问、为华平的被投企业提供财务领域的专业意见。

    “很多控股型投资中,原管理层有很多不错的想法,在过往股东结构中没有得到充分的释放。我们不打算在获得控股权之后进行‘大换血’,更乐于激发企业核心管理层的想法。”魏臻认为更适合于中国市场的并购投后服务,是输出企业发展需要的财务、信息化、公关市场等功能型的服务。

    2016年底,华平投资完成了23亿美元中国基金的募集。按照预设的机制,华平中国基金和华平全球12号基金以1:1的比例在中国市场进行投资。

    随着中国项目投资规模的不断扩张,初始规划在四年完成投资的中国基金在今年年底将完成80%资金的配置。这意味着,华平投资需要在2019年完成新一期中国基金的募集,来满足在华持续布局的资金需求。

    据了解,华平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划二期中国基金,预计明年正式启动募资,目标规模将高于首期基金。(编辑 林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