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11月12日 上一期 下一期

百亿市场待兴:VIP陪练的素质教育垂直化探索

申俊涵;刘苏炜

本报记者 申俊涵 实 习 生 刘苏炜 北京报道

导读

    在线教育的行业属性跟打车、外卖等互联网行业完全不同,如果用高价砸流量、高薪挖老师的方式做这件事,需要非常强大的心理和资金准备。

    

    作为素质教育里的垂直赛道,在线音乐陪练在经济寒冬中正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

    11月2日,在线音乐教育平台“VIP陪练”宣布完成1.5亿美元的C轮融资。本轮融资由老虎环球基金领投,腾讯、兰馨亚洲、金沙江创投、蓝驰创投、长石资本、北京华联长山兴等跟投。

    据了解,VIP陪练主要通过一对一在线乐器陪练,解决5-16岁琴童的练琴问题,目前提供钢琴、小提琴、手风琴、古筝四种乐器陪练服务。它的本轮融资创下素质教育行业融资纪录,融资资金将主要用于产品研发、教研培训、AI及数据技术的探索等方面。

    而在这个刚刚兴起的市场中,还有快陪练、熊猫陪练、美悦陪练等众多玩家。今年8月,快陪练宣布完成5000万人民币(等值美金)天使轮融资,由高榕资本领投、IDG资本跟投。熊猫陪练的运营方是做智能钢琴硬件起家的The ONE,公司也曾获得郎朗、创新工场、真格基金、红杉资本等的投资。

    在线音乐教育的市场究竟有多大,为何频频受到主流投资机构的青睐,什么才是其中的竞争壁垒?

    在线音乐陪练的需求与市场

    VIP陪练的CEO葛佳麒也曾是一名琴童,他从小师从李聪教授(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下属国际手风琴联盟副主席、中国音协手风琴学会会长)学习手风琴,后就读于上海师范大学音乐学院音乐表演专业。

    大学时期的他每天会在琴房练习八九个小时,并在顶级国际大赛中获得第六名的成绩。“我不是一个有天赋的人,而是通过正确的练琴方式获得的成就。”葛佳麒说。学琴首先是技能训练,如果没有基础训练,再有天赋的人也不可能成为演奏家。

    2014年,葛佳麒创办上海妙克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开始探索互联网+音乐教育的可能性。经过早期的尝试探索,公司2016年开始将品牌方向确立为从“陪”和“练”角度切入的在线音乐教育平台,正式开启乐器陪练服务,老师通过iPad即可在线远程辅导孩子在家练琴。

    以往琴童们练琴的场景是,家长每周陪同孩子去上一两次主课,然后指导孩子每天在家练琴,以此提升每周上主课的效率。但家长可能因为工作原因,无法按时盯着孩子练琴。把孩子送到老师那线下练琴,在路上也需要耗费较多时间。如果家长陪孩子练琴时不够有耐心,也容易激发亲子矛盾。

    VIP陪练等平台的出现,让音乐老师可以在线上把练琴方法进行标准化输出,有助于琴童做有效率的提升和练习。同时平台可以用数据化、结构化的方式,将练琴结果呈现给家长。

    “我投这个项目是因为我女儿也在用,没有陪练的时候,每天盯着她练琴很伤感情的。”金沙江创投是VIP陪练的早期投资方,其董事总经理朱啸虎说。小朋友通常不愿意练琴,老师上线不用家长去督促,效果会好很多。

    对于这个行业的市场规模,业内通常的看法是,以其中占比90%以上的在线钢琴陪练市场来算,中国学习钢琴的儿童数量有3000万,如果每位琴童一年花费几千块请陪练,这已经是几百亿规模的市场。在这个足够大的市场中,如果每位琴童有五六年的持续度,企业获客后的留存率将会很高。

    “我前几天在电梯上也看到钢琴陪练的广告了,但还是对这件事有顾虑。练琴不是把曲子弹下来声音流畅就行,指法、力度、情绪都是非常必要的,老师通过iPad究竟能不能对孩子指导到位呢?”一位琴童的家长对21世纪经济报道说。

    但目前已经有部分家长,尝试了这种新方式。葛佳麒表示,VIP陪练已服务超过33个国家的50多万名琴童,有6万左右付费用户,续课率超过80%。同时,VIP陪练单月营收突破8000万元,单日最高销售额超1300万元。

    壁垒在于稀缺的音乐教师

    “过去一年里,我们进步比较快,用户活跃率、消费率、用户留存等各项指标都在往上走。从市场占有率、产品、师资、学员数量等方面来说,VIP陪练是在线音乐陪练赛道上的第一名。”葛佳麒说。

    他同时强调,公司也抓得很细,不希望牺牲效率换取销售额的增长。毕竟从教育本质来说,教育质量很关键的。

    快速增长的数据,让VIP陪练迅速获得了资本的青睐。本次老虎环球基金领投的C轮融资,已经是VIP陪练在今年完成的第二笔融资。今年1月,VIP陪练刚完成腾讯领投的数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老虎的判断力和快速的动作是我们选择他的原因,整个融资过程非常快。”葛佳麒对21世纪经济报道说。

    他坦言,虽然现在受到资本的认可,但在创业早期,VIP陪练也曾吃过不少闭门羹。团队走过了非常漫长的周期,甚至过去有段时间跟投资人接触时,得到的反馈都是“这是一个长不大的行业”。

    但中国领先的天使投资人之一、长石资本创始合伙人汪恭彬并不这样认为。他领投了VIP陪练的A轮融资,在他看来,教育市场厚积薄发,而葛佳麒及团队有着丰富的行业背景,对在线教育行业有着深厚认知,团队同时有着极强的深度思考能力。

    葛佳麒也表示,在线教育是一个综合性的产品,需要销售能力、服务能力、师资力量等各方面要素具备后,才会获得用户的青睐。VIP陪练早期花了14-16个月的时间搭建各个板块,这些基础板块搭建完成后,公司业务从去年七八月份开始放量增长,并实现正向现金流,才逐渐获得资本的关注。

    随着VIP陪练的发展,快陪练、熊猫陪练等竞争者也不断涌现。各家公司的获客成本在不断提高,对供给端教师资源的争夺也越来越重要,不禁引发人们对价格战的担忧。

    “在线教育的行业属性跟打车、外卖等互联网行业完全不同,如果用高价砸流量、高薪挖老师的方式做这件事,需要非常强大的心理和资金准备,我不认为这个行业应该这样做。”葛佳麒说。在线教育行业有很长的增长周期,只有把教育做好,用户才会帮忙带来更多生源,靠钱砸出来的生源是留不住的。

    同时他认为,在音乐陪练的细分市场,最为稀缺的是老师。流量可以用钱买,技术可以用钱来发展,但师资培养、教育经验的积累以及相关数据的积累,整个需要很长的周期。在筛选老师、保证老师质量、与学生匹配等方面,VIP陪练有足够的积累和良好的师资培养体系。并且VIP陪练已经宣布,将联合100所高校成立妙克艺术人才基地,投入6000万成立基金支持高校科研建设。(编辑 林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