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11月16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急召电话会应对 康得新组合拳纾解质押风险

何晓晴

    本报记者 何晓晴 广州报道

    11月14日晚间,为纾困流动性风险,康得新(002450.SZ)披露了一系列进展公告。公司称,停牌期间,张家港政府投资平台、东吴证券及康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康得集团)有关团队,全力推进并落实实施战略合作协议相关各项工作,目前已经开展质押债务梳理、情况排查、承债及转股方案设计等相关工作,为后续承接债务做准备。

    此前,公司于11月8日公告,为纾解大股东康得集团高质押率困境,化解上市公司风险,张家港城投及东吴证券作为战略投资者,拟出资27亿人民币通过承接债权的方式或法律法规允许的其他方式帮助大股东康得集团。

    当天,公司决定斥资股份回购。拟回购总金额不低于5亿元、不超过15亿元,回购价格不超过20元/股。相较于公司停牌前13.78元的收盘价格计算,康得新的最高回购价格溢价率超过45%。

    不过,二级市场上,当天复牌后的康得新仍旧是一字跌停。截至终盘,公司股票报收12.40元。

    对此,康得集团总裁助理邓洪钧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其实公司本身经营状况良好。

    “自上市至今,董事长、CEO从未减持过公司股份。”邓洪钧称。“针对股权质押风险,张家港政府先期给了我们27个亿,后期还会帮助企业,我们在努力把质押逐步降为0。”

    债务纾困暂不涉股权转让

    当天,康得新证券部一位工作人员回应称,地方政府出资的27亿元主要用于降低大股东股权质押率,暂不涉及股权转让。其中,部分资金将用于补仓员工持股计划,具体分配多少金额还需要与债权人进行协商。不过,正式的债转合同还没有敲定。“实际上,目前的进展已经是最快的了。”对此,该人士认为。

    此前,康得新最新披露的质押公告显示,截至11月5日,康得新控股股东康得集团持有24.05%公司股份,其中质押股份为7.89亿股,占康得集团持有公司股份的92.63%,占公司总股本22.27%。较8月6日相比,新增质押股份数量940万股。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仅2018年8月一个月,康得集团原质押给东吴证券的1200万股于8月2日解除质押之后,又分四笔重新质押给了东吴证券。其中,到期日期分别为10月25日,11月14日、25日和12月18日,累计质押股份数也增加到1395.7204万股。

    当天盘后,深圳一家私募机构负责人称,截至目前,康得集团质押给东吴证券的股份占全部质押股份的30%,仅次于兴瀚资管的规模。而后者质押部分是2016年定增的股份。因此,这或许不难理解为什么东吴证券会以“战略投资者”的身份出现在纾困机构名单中。

    “按行业内保守估计,若以预警比例以借款的150%以及平仓比例以借款的130%为准,按康得新停牌前11月7日的收盘价13.78元/股计算,康得集团28笔质押中13笔已经爆仓,股份数量约5.34亿股,已经超过康得集团持股的60%。另外,员工持股计划也已经爆仓。还有9笔也已经过了预警线。”对此,该负责人分析指出。

    据康得新去年10月27日披露的“关于2017年员工持股计划增持股票完成的公告”表明,截至公告日,公司2017年员工持股计划合计以均价21.33元/股买入5383.4792万股本公司股票,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1.52%,成交总金额约114845.7617万元。剩余金额留作备付资金。

    彼时,上述员工持股信托计划按照2:1的比例设立优先级份额、一般级份额,设立时信托计划份额合计不超过120000万份,资金总额不超过120000万元。其中,员工募集资金4000万元。截至11月15日收盘,按公司收盘价12.40元计算,该员工持股计划浮亏比例已超过四成,高达41.87%。

    曾召开紧急电话会议

    另据康得新证券部工作人员透露,公司股票紧急停牌后曾召开了一次小规模的紧急电话会议,就有关事项与部分机构投资人和股民进行了沟通。

    今年11月6日,在经过长达5个多月停牌之后,公司携一纸继续推进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事项的公告复牌,但遭遇投资者用脚投票,连续两个一字跌停之后,公司又于11月8日紧急发布重大事项停牌公告。

    公司在复牌公告中表示,公司拟收购上海傲邦汽车用品有限公司的控股权,预计收购方式涉及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或现金购买与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相结合等。此次收购有利于公司打通窗膜板块产业链,获取更高盈利。

    该人士强调,截至目前,公司生产经营都在正常推进当中,只不过受大环境影响,公司业绩增速有所下降。

    据康得新10月22日晚披露三季报的显示,公司前三季度营收为108.35亿元,同比增长15%;净利为22亿元,同比增长17%。此外,公司预计2018年1月至12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变动区间为272182万元至321669万元;变动幅度:10.00%至30.00%。

    “主要是民营企业资金链存在坏账风险,减少部分订单;加上下游部分行业业绩下滑,导致需求减少。”对此,该人士表示。“目前,公司化解流动性风险和重大资产重组是‘两条腿’走路,都有专门的团队在操作。不过,当务之急是要化解大股东股权质押风险。”

    当天,邓洪钧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作为上市公司,我们还是要为股民、投资人的利益负责。像公司主营的预涂膜、光学膜、碳纤维都是国家民族复兴材料领域的必备的高分子材料。”

    此前,康得新二级市场上也是以白马股的形象而被机构所追捧。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在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榜上,深股通、证金公司和中央汇金持股数量分别为9134.07 万股、8792.12万股和4097.98万股,分别位居第三席、第四席和第六席。

    此外,期末基金累计持股8855.97万股,占公司流通A股的比例为3.06%。其中,持股数量超过千万股以上的分别包括兴全社会责任、上投摩根核心成长、国联安德盛精选,三季度末分别持股2405.34万股、2362.40万股、1700.00万股。

    另据15日盘后深交所龙虎榜异动信息表明,当天,深股通买入627万元并卖出5172万元,华泰证券深圳益田路荣超商务中心买入3437万元,位居第一大买入主力。而在康得新11月6日至7日两个跌停板背后,前五大买入主力则几乎被机构席位所包揽。

    (编辑:巫燕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