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11月19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双馆”上阵 西岸博览会迎接更成熟的中国艺术市场

许望

本报记者 许望 上海报道

导读

    扩容成为西岸博览会五周年之际的大事,更加庞大的参展画廊规模提供了更全面的观察样本,可以看出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仍然在积极发展,并且日趋成熟。

    

    11月8日,第五届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以下简称西岸博览会)开幕。本届博览会一改以往的小巧体量,全面扩张,以“双馆”的形式亮相,参展画廊总数由去年的70家增至今年的115家。

    除主单元A馆和N馆外,从博览会架构来看,2016年创立的“ArtReview Asia Xiàn Chǎng”单元延续下来并进一步扩大,去年推出的“天才帐篷TALENT”单元则取消,今年新增“DREAM Video 100”影像单元。

    扩张带来新气象

    西岸博览会的扩张是天时地利人和的必然结果。据主办方透露,西岸博览会一直将主单元参展画廊数量控制在三十多家,因为希望为每家参展画廊提供足够的空间进行展示,以保证展位质量。五年来,博览会一直保持超高的返场率,导致很多希望参展的新画廊没有机会入场。适逢9月举办的2018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在西岸留下了一个空置的场馆,西岸集团希望博览会能对这一空间加以利用,于是博览会创始人周铁海顺势而为,利用空置场馆纳入了多家新画廊,同时保证原有参展画廊展位面积基本不变。

    来自英国的里森画廊已经四度与西岸博览会合作,并于今年第二次以展位的形式参展,画廊策展总监Greg Hility表示:“过去几年西岸一直在很小心地保持较小的画廊规模,我觉得很好,因为这确保了画廊的质量,当然还有很多画廊想要参加西岸,但主办方挑选时很谨慎,他们也没有为扩大规模而压缩展位空间,所以还是能以同样大小的空间呈现同样的高品质。”

    本届西岸博览会主单元参展画廊跃升至87家,其中39家是首次进入主单元,新玩家的入场使博览会呈现出新的气象。

    高古轩自2015年起,一直驻扎在同期举办的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以下简称ART021),今年首度参展西岸博览会。画廊资深总监王涵怡表示:“高古轩在亚洲经营了十多年,之前在香港举办展览,也有内地藏家专程飞去看展。了解到有这样的需求,所以我们就把作品带到这边,希望达到推广艺术家、酝酿市场的效果。”

    来自纽约的立木画廊2017年曾参加“ArtReview Asia Xiàn Chǎng”,今年则首次进驻主单元。画廊总监Shasha Tittmann表示,因为画廊有许多很好的艺术家都希望推广,所以选择以展位形式参展。本次参展作品基本都是艺术家的最新创作,或是其艺术生涯中的重要代表性作品。

    其他首次参展主单元的画廊还包括千高原艺术空间、本来画廊、亚纪画廊、Kukje画廊、Marlborough画廊等,欧洲、亚洲均有分布,且来自广州、成都、台湾等地的画廊都有参加。

    另一方面,刚刚步入五周年的西岸博览会还很年轻,因此也在不断调整架构,增添新鲜感。2016年博览会首次推出“ArtReview Asia Xiàn Chǎng”,在西岸艺术中心内外多个公共区域展示艺术家作品,今年这一单元除西岸外,延伸至上海的城市公共空间,呈现近20件来自国际重要艺术家的作品,包括于上生·新所展示的宫岛达男《倒序曲》等。2017年博览会推出“天才帐篷TALENT”,为新晋艺术家提供展示平台。但其后,主办方认为还是不应该以“资历”划分,不论年轻画廊还是资深画廊,都应该在一个公平的平台上互相促进,于是今年此单元未再继续。本届博览会新推出的则是“DREAM Video 100”,在位于博览会广场的梦中心LED屏上放映100多部影像艺术作品。近些年来关于录像艺术作品收藏的讨论值得关注,设立此单元也同时带动整个博览会户外空间的氛围。

    酝酿成熟市场

    整体架构之外,细分到每家画廊带来的作品和销售情况,能看出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已经越来越成熟。诚然国际化是西岸的一大标签,国际画廊、国际艺术家吸引观众与藏家的眼球,但中国艺术家同样以不输国际艺术家的姿态出现。同时,博览会也不再完全由耳熟能详的艺术家主导,一线画廊对市场有足够的信任,愿意以相对冒险的姿态带来不被中国观众熟知的艺术家,进一步培育市场。

    里森画廊将国际化与本土化做了结合,一方面展位上呈现了Anish Kapoor、宫岛达男等画廊代理已久的偏重概念的艺术家作品,另一方面也带来了以现实主义绘画著称的中国艺术家刘小东的作品。Greg Hility认为:“尽管刘小东的画作偏写实,但他并不以描摹事物为目的,而是以绘画作为纪录社会、探寻真理的工具,这是他和里森的其他艺术家相通的地方。”刘小东画作《Your City No.1》以60万美元的价格售给一位香港藏家。

    高古轩则呈现“豪华套餐”,带来包括Richard Prince、Damien Hirst、奈良美智、白南准在内的20多位高知名度国际艺术家作品。在11月的艺术季中,村上隆是当之无愧的焦点,高古轩在西岸博览会N馆入口处特别展出其巨型画作《云龙图——靛蓝》,在ART021展位则带来村上隆与街头潮牌Off-White创始人Virgil Abloh共同创作的作品展览。此外,博览会期间,贝浩登画廊上海空间也呈现村上隆个展“村上隆在奇幻仙境”。王涵怡表示:“村上隆并非美国人,却可以把美国的各种流行时尚元素借由联合创作的方式带到他自己的作品里面去,其实西方绘画艺术史里面这种形式已经有过,但村上隆是21世纪当代艺术潮流里,这个派别上的代表。”

    第三次参展的Gladstone画廊则既展出了已在上海举办过个展的Philippe Parreno作品,也带来了中国观众相对不熟悉但十分重要的艺术家,如正携作品参加11月17日开幕的台北双年展的危地马拉艺术家Vivian Suter,以及今年6月在苏黎世艺术馆举办个展的格鲁吉亚艺术家Andro Wekua。画廊总监蔡秉桥表示:“我们经常能够从亚洲藏家的收藏趣味变化中感受到他们在快速地成长。我们也希望通过与亚洲藏家的不断接触,丰富他们的收藏体系,将与国际接轨的重要当代艺术带进亚洲藏家的视野。”

    卓纳画廊独辟蹊径,只呈现了一件作品,即极简主义艺术家Dan Flavin献给其第一任妻子Sonja Severdija的标志性彩色灯管“栅栏”装置《无题(致索尼娅)》。画廊方面表示,本次带来Dan Flavin的作品,主要出于艺术教育的目的,想向中国藏家推广极简主义。画廊创始人David Zwirner一直是极简主义的拥护者,除Dan Flavin外,还代理了Donald Judd、John McCracken、Fred Sandback等极简主义艺术的先驱,11月15日,卓纳画廊在香港的空间也迎来了上述四位艺术家的极简主义群展。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亮点是,本届西岸博览会迎来了多家首次参展的德国画廊,包括König Galerie、Sprüth Magers、Michael Werner等。不过画廊们并没有刻意“组团”,Michael Werner画廊方面表示,会有这种巧合可能是因为“德国艺术家与中国渊源已久”。2017年,画廊协助上海复星艺术中心呈现了德国艺术家A.R.Penck个展。同年,北京举办“德国8:德国当代艺术在中国”,分布于不同机构的7场展览呈现了55位德国艺术家的近320组作品,是德国当代艺术在中国最大规模的展示。

    德国艺术家与中国的故事还在继续,就在博览会期间,上海K11 chi美术馆举办了德国知名艺术家Katharina Grosse首次中国个展“呢喃的泥土”;明年三月,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还将举办“重整:德国艺术立场”大型群展。(编辑 董明洁 许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