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11月28日 上一期 下一期

G20与阿根廷

    

本报记者 和佳 梁信 北京、广州报道

G20与阿根廷

    2018年G20峰会将于11月30日至12月1日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今年以来经历了剧烈市场波动、正在推行经济改革的阿根廷对此次峰会寄予厚望,希望借机传递“发展中国家的声音”,提升国际社会对阿根廷的信心。显然,在当前大背景下,这场万众瞩目的峰会将给阿根廷带来许多关注,而高层的推动也将给中阿关系的进一步发展打下更坚实基础。 (董黎明)

导读

    “G20国家之间差异很大,所以会持有不同观点,达成一个完美共识几乎不可能。因此,只要各位领导人把共同关注点放在未来的目标、对更美好世界的期望和互惠互利的理念上就可以了。”

    

    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第十三次峰会将于11月30日至12月1日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峰会以“为公平与可持续发展凝聚共识”为主题,将聚焦世界经济、贸易和投资、数字经济、可持续发展、基础设施和气候变化等议题。

    作为此次峰会主办国,阿根廷期待能通过这次主场外交提升国际影响力。4月以来,阿根廷金融市场剧烈波动,比索大跌。为应对通胀和赤字,该国正实施一系列经济改革措施。阿根廷驻华大使馆商务参赞胡利安·卡内萨11月26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本周若能成功达成G20领导人宣言,阿根廷传递“发展中国家观点”的目标便能实现,有助于该国重新成为世界上重要的国家之一。

    希望贸易紧张不会反映在宣言中

    《21世纪》:您期待G20峰会取得怎样的成果? 对于阿根廷首次举办G20领导人峰会,您有何感受?

    卡内萨:作为G20轮值主席国,阿根廷2018年一直围绕着“未来就业(The future of work)、促进发展的基础设施建设(Infrastructure for development)、构建粮食系统的未来(A sustainable food future)和性别视角(Gender Perspective)”等目标努力,峰会的成果也应当考虑这四个目标。2018年,能源、金融、卫生、数字经济等各小组已完成所有工作,我认为领导人宣言应将所有这些工作融入最终的文件中。

    我们生活在一个快速变化的世界,各国领导人应提前思考哪些是未来社会所需要的。例如,学校和高等教育应能让年轻人为15或20年后的工作做准备,到那时科技可能改变今天的工作形态。此外,拉丁美洲是一个发展中区域,贫富差距很大,政策制定十分关键。因此,此次G20峰会将代表发展中国家的声音,是提出G20许多发展中国家关切的机会。

    对阿根廷而言,举办G20领导人峰会非常重要。三年前马克里总统上任时,发现阿根廷与世界有些隔绝,部分原因是债务违约以及它引发的一系列问题。我相信,如果本周我们能够成功达成G20领导人宣言,“传递发展中国家观点”的目标便能够实现,这将有助于使阿根廷重新成为世界上重要的国家之一。

    《21世纪》:在实现这些目标的过程中,可能遇到的障碍是什么?

    卡内萨:世贸组织上周发布了一份报告,称过去6个月里, G20国家采取了40项(新的)贸易限制措施,仅有少数措施是促进贸易的。世贸组织的结论是,G20国家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自由贸易。这是当前的一大背景。我希望贸易关系紧张等问题不会反映在最终宣言上。宣言应该足够开放,而不是深入细节。

    G20国家之间差异很大,所以会持有不同观点,达成一个完美共识几乎不可能。因此,只要各位领导人把共同关注点放在未来的目标、对更美好世界的期望和互惠互利的理念上就可以了。例如,上次全球金融危机已经过去10年,有人担心世界经济可能会再次陷入衰退,因此促进全球经济可以成为领导人的一个目标。

    2018年G20举行的多个会议(G20财长会议、部长会议等)都达成了成果文件。如果这些会议都能成功提出方案并发布书面声明,最后的G20领导人峰会怎么不能达成一个好的宣言呢?

    《21世纪》:您如何看待改革WTO的迫切性?

    卡内萨:多数国家同意世贸组织应该改革,但这或许不是本周G20应该解决的问题。有些问题很紧迫,比如上诉机构问题需要尽快解决,但有些改革可能需要一到两年的时间。我认为,各国领导人可能会在G20峰会上强调WTO的重要性以及应该为其赋权,但我不知道WTO改革能否在峰会上获得进展。

    当前最紧迫的问题是,一些国家正在阻挠WTO上诉机构的法官任命。目前只有三位法官,并且其中一位任期将满,而做出裁决的最低工作人数要求为3人,这将导致WTO上诉机构无法运行,因此新法官的任命要加快。

    另一个问题是“透明度”。很多时候,不是所有国家都能得知其他国家之间在进行怎样的谈判;此外还有如何区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讨论。这些问题都需要时间和耐心来解决。

    预计阿经济明年中开始增长

    《21世纪》:有媒体指出,阿根廷的进口关税高于其他G20国家,许多当地企业长期依赖保护主义发展。您对此有何看法?

    卡内萨:阿根廷是南方共同市场四位成员之一,我们与巴西、乌拉圭和巴拉圭有相同的对外关税。我们要降低或提高关税并不容易,因为这需要达成共识。现在南方共同市场正加快步伐,努力与其他区域集团达成自由贸易协定。这需要时间,但我们每签署一项自贸协定都会降低关税,至少贸易集团之间是这样。

    另一方面,尽管一些发达国家进口关税更低,但它们会施加技术性贸易壁垒,采取卫生检疫措施、原产地规则等。这些措施完全合法,但有时会被一些国家滥用,成为限制自由贸易的工具。所以最终很难说是谁在更大程度上采取了限制性措施,这是公开的讨论。

    《21世纪》:随着美联储加息、金融环境趋紧,一些新兴经济体经历了市场波动。您如何看待阿根廷经济面临的挑战?

    卡内萨:阿根廷比索的贬值是外部冲击造成的。我们存在财政问题,但这在任何国家都是正常情况。问题在于,阿根廷主要从国际市场融资,因为我们的国家银行系统无法提供足够资金。美国提高利率时,所有投资者突然决定从阿根廷撤资,并决定将资金投向美国。短短两个月内大量资金由比索兑成美元,流出了阿根廷。

    这种情况明年将延续,因为2019年美国利率预计仍然很高。我们需要另一个资金来源,一个中期解决方案,所以我们转而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融资,同时阿根廷政府决定减少财政赤字,央行必须降低通胀。最近的数据显示,我们的通胀率尽管仍在高位,但已在下降。新的货币政策规定央行不能再借钱给财政部,以此限制货币流通。

    当前阿根廷货币更稳定了。有了这些措施,我相信阿根廷经济将在2019年年中开始增长。

    《21世纪》:有投资者担心紧缩措施会引发民众不满,如果改革计划对2019年总统参选不利,政府是否还会坚持实行改革。

    卡内萨:因为要达成协议,我们当然与IMF进行了谈判。不过,是阿根廷向IMF提出了经济计划,是我们自己制定了这一计划。几周前,阿根廷国会通过了2019年预算法案,它不会因为选举而改变。通过这一预算法案,阿根廷的财政收支将达到平衡。阿根廷央行也与IMF达成共识,若汇率在一定范围内波动,不需要干预汇市。

    抓住机会缩减对华贸易逆差

    《21世纪》:对于中阿双边贸易,阿根廷有怎样的目标?

    卡内萨:阿根廷仍在努力扩大贸易,因为我们的经常账户有一些赤字。我们应将减少贸易赤字作为一项整体战略,与所有国家的贸易在总体上达到平衡。

    阿根廷与中国存在80亿美元的贸易逆差,中国一直在扩大进口,但过去我们未能抓住这一趋势。因此,阿根廷正在努力提供具有价格优势的高附加值商品,以缩减贸易逆差。我们在争取中国对阿根廷不同种类农产品的进口许可。由于两国相距遥远,我们必须确保出口到中国的食品保持新鲜,因此阿根廷也在努力改善物流。

    电子商务可在实现这一目标的过程中发挥关键作用。中阿在电商领域有很多合作机会,例如阿根廷人从中国的“全球速卖通”平台购买了很多商品;另一方面,我们也在与阿里巴巴合作,探索如何利用线上渠道增加阿根廷产品的销量。阿里巴巴在全球寻找健康、新鲜、优质产品的供应商,阿根廷是提供葡萄酒、红虾、肉类、水果等食品的国家之一。

    《21世纪》:您认为,在中美存在贸易摩擦的情况下,阿根廷有望扩大对华出口吗?

    卡内萨:这可能是一个机会,但我个人的观点是,我们不应该把重点放在这种“贸易转移”上,因为它可能是一种短期收益。一旦关税再次下降,我们将失去竞争优势。因此,我们的战略是靠自己获得市场。我们必须多参加展会,更积极地推销我们的产品。中国市场也在增长,阿根廷拥有中国消费者希望购买的天然优质产品。

    不过一个问题是,我们当前销售的很多产品缺乏附加值,这是需要改变的,我们应该更多地出口加工食品。

    《21世纪》:您如何看待阿根廷与中国货币互换协议的作用?

    卡内萨:货币互换协议有助于阿根廷货币的稳定,同时也可用于阿根廷和中国之间的贸易。中阿之间贸易额非常大,除美元之外,使用两国货币结算可以算是一个好主意。对企业而言,可以省去多次换汇的麻烦,更加便利。

    《21世纪》:你认为阿根廷在哪些领域存在巨大潜力,能够吸引中国投资?

    卡内萨:中国已在阿根廷进行了大量投资,大部分投资流向清洁能源、矿业和银行业。中国工商银行已在阿根廷运营,中国银行也将在阿根廷开设分行。此外,汽车制造、电池生产都是具有投资潜力的行业,因为我们拥有大量锂资源。阿根廷对投资持开放态度,并未禁止外国投资者进入哪个行业。目前世界上对锂电池的需求量很大,这一领域的技术必须加快发展,我们很高兴看到更多来自中国的投资。

    我们也欢迎中国在阿根廷交通和电力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一个例子是贝尔格拉诺铁路(Belgrano Cargas)项目,这条货运铁路将帮助我们降低阿根廷北部出口的物流成本。

    《21世纪》:对于深化中阿合作,您有怎样的建议?

    卡内萨:我认为有很大机会深化中阿之间经济伙伴关系。我们必须加强合作,来探索阿根廷能为中国做什么,以及中国能为阿根廷做什么。两国之间应保持积极的议程。除经济之外,我们还可以在体育和教育领域加强合作。阿根廷有很多重要的华人社区,我们应改善空中交通。目前从阿根廷飞到中国需要30个小时,如果连接能够提升,可以把时间缩短至22个小时左右。(编辑:董黎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