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11月28日 上一期 下一期

银行制衡互金巨头“葵花宝典”:内夯技术实力,外拓“朋友圈”

    

见习记者 周炎炎 上海报道

导读

    一位股份制银行人士表示:“银行大多已经把算法用在风控上,我们虽然还没有做到蚂蚁金服的水平,但也在研发反欺诈的信贷模型,此外,还在思考如何把这类技术应用在营销上,大数据精准筛选客户,提高了成功率。”

    

    虽然国内银行近年来纷纷与互联网巨头“结对子”,乍看起来合作得风生水起,但少数银行能主导这段“姻缘”,多数实力较弱的银行最终沦为BATJ等巨头的“提款机”。

    为了摆脱单一渠道对自己发展的局限,银行一面低调培育自己的内生科技力量,强调技术独立,用活用好自己的数据禀赋,另一面不断向外拓展自己的“朋友圈”,打造开放式银行。

    银行和互联网巨头的“戒心”

    “互联网巨头其实就是流量寡头,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决定流量流向哪里,这种输血能决定多数商业模式的生死。有些公司靠着阿里提供的流量活下来,下一秒就会成为‘弃子’。”一位金融科技业内人士打比方道,“就好比资金吃紧的OFO是阿里的‘弃子’,而相互保险是‘新宠’。”

    也许部分体量较小的金融科技公司在与互联网巨头的合作中一直处于下风,是“大哥”手下的“小弟”,但手握巨额现金的银行绝不甘心如此“看天吃饭”。

    2013年余额宝横空出世,从银行手中夺去储蓄客户,这是银行第一次意识到互联网流量究竟有多可怕。之后银行先试水与BATJ的合作,学习互联网运营思维,并结合国外经验,蚂蚁搬家式构建自己的科技能力。而这些年,银行与BATJ的合作也有一番磨合与较量,各有自己的小算盘,哪怕是共赢的结果,也会分个高下。

    比如2015年春节期间,一家股份制银行与支付宝合作,通过后者发出上千万个红包让利消费者。据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这场“红包雨”的营销费用约为800万元,由该股份制银行全部承担,换得的是一整年在支付宝界面的信用卡申请链接,而且该协议是排他性的。那一年这家银行在该渠道的信用卡申请量约1000万人左右。但第二年支付宝也意识到此类合作有点被银行“薅”自己流量“羊毛”的意味,合作就改为对推荐用户收费了。

    对互联网巨头来说,最眼馋的还是银行手握的充裕资金,于是接下来合作的重点就是联合贷款。迫于监管的压力,蚂蚁金服等公司不能再以自己旗下的小贷公司为主体,利用ABS撬起高杠杆资金,当前只能更加依赖于银行资金。21世纪经济报道获悉,原先在“借呗”项下,蚂蚁金服与银行的出资比例为2:8,而当前已经有逐步调整为1:9的趋势。

    这对于双方都是稳赚不赔的生意。有银行零售部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坦言,18%的年化利率,哪怕是5个百分点的坏账也可以立即冲销,极大拓展了银行的客源和利润来源。

    但即便如此,银行也会保持警惕。一家股份制银行零售部门人士表示:“我们这边搞联合贷款有一个原则,就是必须他要把完整的客户信息给我,这样的话下次银行可以直接找客户放贷。”

    但该银行人士也坦言,城商行在与支付宝的谈判中并不占优势,很多时候为了抢占联合贷款的蛋糕,放低了自己的身段,不需要客户完整的信息,只需要姓名和身份证号码,相当于是把风控全包给支付宝。这种不对等的模式未来空间面临收缩,近期监管部门正就商业银行开展的互联网贷款业务制定管理办法,有市场传闻称,监管部门重申属地管理,拟规定区域性银行向外省客户发放的互联网贷款余额不得超过其互联网贷款总余额的20%。

    “现在重度参与联合贷款的是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如果真的下发如此规定,对股份制银行是利好。”上述股份制银行人士称。

    借助开放银行扩大朋友圈

    银行与互联网巨头的联合贷款是非排他性的,一般一家互联网公司会选择多家银行合作,而银行也会选择多家互联网平台,以免过多依赖单一渠道扩展客源。举例而言,工行与京东有合作,但其各个分行也有联合贷款合作方,比如青岛分行也跟海尔消费金融有合作。还有渤海银行同时跟蚂蚁借呗、平安普惠、神州租车均有合作。

    银行拿到这些客源之后,首先是通过自己的算法模型进行精准筛选,用户申请贷款后再用算法做风控。上述股份制银行人士表示:“银行大多已经把算法用在风控上,我们虽然还没有做到蚂蚁金服的水平,但也在研发反欺诈的信贷模型,此外,还在思考如何把这类技术应用在营销上,大数据精准筛选客户,提高了成功率。”

    从技术运用上,不少国内银行开始从硅谷等地采购技术,然而外来货的缺陷是定价过高。而只采用底层技术的话,自己的研发投入也比较高。所以体量较大的银行开始投资技术公司,做一些科技布局。

    “找到一家好的创业公司,给上百万美金做研发,把银行的数据给他,我们的案例和数据都很多,只要技术过关,基本没问题,科技公司做起来之后还可以出售部分股权,银行两头得利。”上述股份行人士称。

    银行也在与互联网巨头的磨合中“偷师”,学习互联网思维。比如,21世纪经济报道获悉,一家APP有650万月活量的银行打算推倒重来,重新为用户定制因地制宜、千人千面的APP,可以远程视频传呼客服,并引入金融和非金融的合作伙伴。

    引入合作伙伴,做开放银行,广交朋友,是银行业的一个新趋势,这也有助于银行扩大互联网朋友圈和生态圈。今年7月以来,浦发银行、建设银行和招商银行分别宣布推出开放银行,实现金融和生活场景的衔接。

    麦肯锡全球资深董事合伙人曲向军表示,现在银行越来越意识到光靠银行内部的IT开发力量和内容服务团队,很难做到客户真正竞争力需求,他们要利用外部资源,外部的开发团队,包括综合服务,银行内部要做开放式的API(应用程序编程接口)架构。

    开放银行是一种利用开放API技术实现银行与第三方之间数据共享,从而提升客户体验的平台合作模式。银行不再直接将产品和服务交付给客户,而是嫁接在不同的商业生态上,间接为客户提供金融服务。就相当于银行把一根连接器插在经过安全验证的第三方公司,将自己的特定技术服务用API的形式开放出来供第三方使用。

    建信金融科技总裁雷鸣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如果银行不开放,那么整个业务流程效率的提高是个黑箱的过程,没办法做整体提升。但是如果打破壁垒做开放,注册、审核、对账分别对外开放给不同的专业公司,那么每个阶段的效率都会有所提升。

    “APIbank最大的好处是边际成本很低,只是开放接口而已,对银行和合作公司来说都是互利共赢的。”上述股份制银行人士称。

    (编辑:曾芳,如有意见或建议,请联系zengfang@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