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9年01月04日 上一期 下一期

2027年进入人口负增长时代? 社科院称中国亟待新应对策略

定军;张贺娟

    本报记者 定军 实习生 张贺娟 北京报道

    中国即将进入人口负增长时代吗?

    2019年1月3日,中国社科院人口所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的《人口与劳动绿皮书:中国人口与劳动问题报告No.19》(以下简称报告)指出,长期的低生育率会导致高度老龄化和人口衰退,从而给社会经济带来多重挑战,中国人口负增长时代即将到来。

    上述报告称,如果中国总和生育率一直保持在1.6(一个妇女一生生育的孩子数量)的水平,人口负增长将提前到2027年出现。“中国的人口负增长已经势不可挡,从现在开始亟须开展研究和进行政策储备。”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根据多地发布的预测数据,二孩出生数量在2018年很可能出现明显下降。

    近期,国家卫生健康委直属单位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黄匡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预计,2018年出生人口规模在1500和1600万之间,比2017年出生人口1723万的数量,减少100万以上。

    而近期多个地方的调研也显示,2018年的出生人口降幅明显。北京大学教授陆杰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未来,中国人口负增长的时间点甚至可能会比2027年提前。

    人口负增长时代加速到来

    上述报告指出,对于中国而言,21世纪上半叶发生的最大的人口事件,莫过于人口负增长时代的到来。

    报告指出,根据联合国方案预测,中国人口将在2029年达到峰值14.42亿,从2030年开始进入持续的负增长,2050年减少到13.64亿,2065年减少到12.48亿,即缩减到1996年的规模。

    但是,如果中国总和生育率一直保持在1.6的水平,人口负增长将提前到2027年出现,2065年人口减少到11.72亿,相当于1990年的规模。

    “换句话说,再过七八年之后,中国人口就要负增长了,这对经济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因为人口出生率下降,会使得人口抚养比,特别是老年抚养比大幅上升,这将导致经济增速放慢。”中国社科院人口所研究员高文书指出,“过去多年经济增长快,有很大的因素是因为人口抚养比低。但是,从2013年开始劳动年龄人口数下降,人口抚养比环比上升,人口红利正在消失。”

    数据显示,1949-1969年,育龄妇女的总和生育率为6左右。1980年,总和生育率只有2.31,1996年降到1.8以下。而学界估算,目前的总和生育率为1.6。

    近期,宁波、青岛、聊城等地公布了2018年出生人口的预期数字,这些城市均预期将出现人口出生数字大幅下降的情况,尤其是二孩数量下降明显。这或许导致全国人口负增长时间提前。

    宁波市卫生计生委近期发布2018年户籍人口出生预报数字显示,2018年宁波市户籍人口出生数为4.4万人左右,与上年同期相比,预计减少0.9万人左右,降幅为16.98%。

    青岛公布数字显示,预计2018年青岛户籍人口出生9万人左右,比上一年户籍人口出生的11.57万下降22.2%。2018年1-11月份,青岛全市户籍出生81112人,同比减少21737人,降幅达21.1%。其中一孩出生减少8.8%;二孩出生减少29.0%。

    另外,山东聊城卫计委数字显示,从2018年1-11月份,聊城市上报出生的人口数量为64753人,其中二孩出生40782人,占出生总量的62.98%,降幅为35.83%。

    南开大学社会建设与管理研究院院长关信平认为,如果以上数字确实,那么人口出生放慢明显。“现在年轻人工作生活压力大,育儿负担重,制约的综合性因素仍很多。”

    亟待新的应对策略

    目前,各地统计部门已经对二孩生育不理想的情况进行了调查,调查显示,生活成本和养育负担影响了生育。

    其中四川社情民意调查网数据显示,2018年四川省群众生育二孩意愿不强,在有生育二孩条件的受访者中,表示打算生育二孩的比例为20.5%,较刚实施全面二孩政策时的2016年略降0.3个百分点,而明确表示“不打算”生育二孩的比例较2016年上升8.7个百分点。

    另据四川省统计局人口处在2018年7-8月开展的全面二孩政策实施效果调查, 2018年四川城市、镇、乡村三级村级单位登记的怀孕人数,较2017年同期出生人数均有不同程度减少。综合来看,目前全面二孩政策的影响有所放缓。打算生育二孩和已生育二孩的受访者中,表示生育二孩会增加生活压力的比例分别为86.0%和87.7%,与2016年比,分别明显上升5.7和14.7个百分点。经济压力、精力消耗、看护压力是生育二孩的三大压力。

    陆杰华告诉记者,由于结婚年龄和初婚年龄推迟,一孩和二孩数量都在快速下降。“下一步关键,是要有友好的生育政策,不要让社会成本增加而影响生育。”

    而随着中国人口出生数量快速下降,超低生育率水平可能对经济社会产生巨大的挑战,需要有应对策略。

    上述报告指出,要正确认识未来人口发展趋势,从物质基础、人力资本、技术、制度和文化等各个方面积极应对新的人口挑战,充分挖掘人口发展潜力,及时防范人口风险。

    其中,未来中国人口抚养比会快速上升,需要有应对措施。人口抚养比指总体人口中非劳动年龄人口数与劳动年龄人口数之比。通常用每100名劳动年龄人口大致要负担多少名非劳动年龄人口来测算。

    上述报告指出,中国人口抚养比的拐点在2011年,抚养比从前一年的34.2变为34.4,结束了30多年的下降过程。2017年人口抚养比达到了37。未来40年,少儿抚养比稳定在22-25之间,但是老年抚养比一直到2060年之前都是上升状态。2032年,中国人口抚养比将回升到51左右的水平,其中老年人占56%。

    关信平认为,随着出生人口下降,劳动力成本会快速上升。“应对的办法是加快创新的步伐,让技术来代替部分劳动力,这个时候要发挥教育的作用,进而提高生产效率。”

    (编辑:陈洁,如有建议意见请联系dingjun@21jingji.com,chenjie@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