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9年01月16日 上一期 下一期

*ST长生退市身后事: 股民诉讼尚未受理 券商计提股权质押“烂账”

谭楚丹

    本报记者 谭楚丹 深圳报道

导读

    目前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都收到了部分投资者的起诉材料,但均未进入正式受理阶段。

    *ST长生成为A股首家因重大违法而退市的上市公司。

    1月14日,*ST长生(002680.SZ)公告称,收到深交所《关于对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票实施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的决定》。

    公司因违法违规生产疫苗,被药品监督管理部门给予吊销药品生产许可证、处罚没91亿元等行政处罚。上述违法行为危害公众健康安全,情节恶劣,严重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触及了深交所《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第二条、第五条规定的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

    公司计划16日复牌。但在停牌前,股价因被炒作连续7个交易日涨停,在接下来的日子,可预见游资散户将踩踏出逃。

    部分股民已经行动起来希望获得赔偿,有律师接受采访表示,已有数百名投资者进行维权;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都收到了部分投资者的起诉材料,但还没有进入正式受理阶段。

    对于因股票质押业务不幸“踩雷”的券商,业内人士普遍表示,退市股处置并不容易,“预计股东没有还款能力,券商只能尽力卖掉,卖不出的可能通过拍卖等手段。”

    股民诉讼尚未受理

    根据后续安排,*ST长生股票将被实施暂停上市和终止上市,暂停上市期间为六个月。深交所作出终止上市决定后,公司股票交易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期限为三十个交易日。

    这意味着*ST长生完全退出A股市场要在大半年以后。

    不过,对于*ST长生重大违法行为带给投资者的损失,不少股民已经诉诸法律。

    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许峰律师15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介绍,“诉讼的第一批材料已经提交到法院了,但受理可能需要时间,法院说可能要层报最高人民法院请示后才受理,目前还处在等待受理阶段。”据了解,目前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都收到了部分投资者的起诉材料,但均未进入正式受理阶段。

    同日,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律师告诉记者,“目前在我处准备参加诉讼的长生生物投资者已有数百人,由于长生生物经营地在吉林,注册地在江苏,民事诉讼的管辖地还有待两地法院之间协调。”

    除此之外,他指出,2015至2017年兴业证券对该公司内部控制问题均出具了核查意见,三份核查意见均未向投资者提示任何风险,兴业证券涉嫌未能勤勉尽责。“由于长生生物已欠缺必要的偿付能力,我们将持续观察证监会是否会对兴业证券出具罚单,一旦证监会对兴业证券的罚单落地,我们将立即追加兴业证券作为第二被告。”

    一厢是股民苦苦维权,另一厢则是游资“火中取栗”。截至2018年7月10日,*ST长生股东户数共有24817户。在公司停牌被启动强制退市机制前,股价因游资肆意炒作,已经连续收获7个涨停板。

    质押成券商“烂账”

    踩雷的不仅有股民,还有证券公司。多家券商在*ST长生股票质押业务上收款艰难。

    兴业证券是因长生生物损失最大的一家券商。早在2018年8月,兴业证券将长生生物股东张洺豪(董事长儿子)及其配偶张湫岑起诉至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涉案金额达到6.3亿元,案由为质押式证券回购纠纷。

    2018年12月下旬,兴业证券对这笔交易进行计提,称因公司涉及重大违法,自2018年7月被深交所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触发协议约定的提前购回条款,张洺豪未履行购回义务,构成违约。2018年12月深交所拟对长生生物实施重大违法强制退市。该笔业务存在减值迹象,应当单独进行减值测试。兴业证券对其质押股权和其他司法冻结资产预估可回收金额后,将账面价值和预估可回收金额之间的差额确认为减值损失。经测算,公司2018年计提资产减值准备4.51亿元。

    另一家“中招”的券商为银河证券,质押人为祥升投资。银河证券对对方提起仲裁,要求对方支付购回交易金额5308.48万元及相应利息,还有违约金。

    “这些股票基本砸在券商手上了。”北京一家大型券商质押人士15日向记者表示。“退市的质押股并不好处置,如果退市到新三板,能卖就卖;实在卖不了就拍卖。”

    深圳一家中型券商人士也有表示,“首先走司法途径,向法院追索股东资金;但如果股东没有还款能力的话,就比较麻烦,券商要走股份拍卖等方式。”

    银河证券在上述仲裁请求中也提到,如标的证券所属上市公司发生退市情形,银河证券有权对质押标的证券数量对应的股权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股权所得价款在银河证券诉请第一项和第二项所述债权范围内(购回交易金额、利息、违约金)优先受偿。

    (编辑:巫燕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