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9年01月22日 上一期 下一期

重视人口增长对于提升全要素生产率的重要作用 需要进一步加强对生育的支持

李靖云

    本报评论员 李靖云

    国家统计局于1月21日公布了去年的一系列统计数据,年末中国大陆总人口(包括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现役军人,不包括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和台湾省以及海外华侨人数)139538万人,比上年末增加530万人。全年出生人口1523万人,人口出生率为10.94‰;死亡人口993万人,人口死亡率为7.13‰;人口自然增长率为3.81‰。从年龄构成看,16至59周岁的劳动年龄人口89729万人,占总人口的比重为64.3%;60周岁及以上人口24949万人,占总人口的17.9%,其中65周岁及以上人口16658万人,占总人口的11.9%。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到,2018年人口生育率为1978年以来的最低,同时劳动力人口的绝对数字首次下降。

    人口增长不如预期,自然引人注目。而在另一个方面,还有一组数字更值得关注,那就是中国的全要素生产率增长。虽然没有官方权威统计,但根据不同经济学家的估算,过去十年来中国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率基本下降为零,或者稍高于零,长期在0到0.1%附近。也有不少学者计算全要素生产率为负增长。2018年的全要素增长率尚未见到有比较全面的计算,但应该不甚乐观。

    此前,中国的全要素生产率曾经在2007年增长超过4%,为历史最高。由于全要素生产率直接反映一个国家的经济竞争力,所以一直被广为重视,特别是进入新常态以来,全要素生产率被认为是经济增长的核心动力。如何提高当前中国的全要素增长率,也是讨论非常多的热点。

    由于全要素生产率反映的是依靠技术进步实现的产出增加,所以更多的意见集中在如何进一步优化资源配置、提高资本的流动性、增强技术研发,乃至投资教育等等。我们当然要重视这些领域,但是,也不能忽视决定全要素生产率的核心——国家资源禀赋。

    我们必须注意,全要素生产率本身是一个统计中的残差,是剔除资本、劳动力之后的剩余。煤炭、石油、铁矿等禀赋资源,被开发生产后,能大大提高全要素生产率,这就是禀赋差异。除了自然禀赋以外,更值得重视的是人力资源,人力资源不仅是产出的要素,而且可以改变其它投入产出的使用效率。就以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中创新能力的作用而言,去年荣获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罗默对劳动力人口的作用做过专门的研究。一般来说,因为年轻人需求多,更有动力适应及推动生产和消费周期,而老年人更多考虑的则是医疗养老这一类,所以创新主要是年青人的事业。劳动人口越偏向年青化,社会创新水平就越高,反之则创新越不活跃。因此,劳动人口的增量、每年新进入劳动力市场的年青人口数,是影响社会创新的关键变量,从而也是影响经济增速的关键变量。

    在劳动力市场增量保持一定水平的情况下,新进入劳动力市场的年青劳动人口数量越多,整个劳动力市场就越偏年青化,劳动人口增速就越高,社会创新水平以及全要素生产率的提升也就越快。所以,在劳动力增长保持一定的水平基础上,一般全要素增长率与每年进入劳动市场的人口数量呈一个正比例关系。值得注意的是,2007年中国新增加劳动力达到历史峰值,而当年中国的全要素增长率也达到历史最高。许多更为微观的研究也证明这一点,费耶等人对OECD国家的研究表明,25岁-35岁的劳动人口生产率最高,创新欲望最强烈;50岁以后劳动效率开始下降,而且创新欲望也较低。

    所以,关于人口统计,最值得重视的是劳动力绝对数字首次下降,这意味着中国的人力资源禀赋发生了重要变化,这会极大地影响中国的全要素生产率。当然,从长期来看,必须要加强教育投入、科研投入,增强劳动力的素质和能力,从而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但在另外一方面,必须要保持一定的人口增长,不能陷入长期的低增长陷阱,否则很难实现创新引导的发展。

    长期以来,人们习惯于把人口当作一个主观可塑造的变量。但随着认识的不断深入,社会学和经济学都越来越认为人力资源与自然资源一样,属于一个客观禀赋。我们需要保护自然资源,更需要维护人力资源。总结过去四十年中国经济发展的成功经验,规模巨大的人力资本的释放是尤其重要的原因。目前从人口出生率看,全面二孩政策并没有阻止生育率下降,当然,这也与人口的生育周期相关。

    就目前而言,中国亟需进一步加强对生育的支持,必须要有更为有效的措施维持生育率稳定并有所提高。这是进一步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的禀赋基础。(编辑 欧阳觅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