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9年01月23日 上一期 下一期

聚焦并购

    

本报记者 周智宇 和佳 深圳、北京报道

聚焦并购

    2018年欧美分别针对外资出台限制政策,对并购市场产生了一定影响。即便如此,全球跨境并购金额去年仍达1.6万亿美元,较2017年提升了31.5%。其中两个国家的并购动向引人关注,一是日本,一是印度。前者经历了1980年代的海外并购高峰后,热度重现;后者则迎来了空前的创投并购潮。两种并购热背后的动因和逻辑各是什么?2019年能否持续?(董黎明)

    

导读

    “最重要的是,印度提供的巨大市场给收购方带来了显著增长机会。5亿互联网用户、约1亿交易用户,且增长迅速,全球很少有国家提供这样的平台。”

    

    2018年印度并购总额达历史新高,与此同时,投资者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打造出了8家“独角兽”企业。

    根据路孚特(Refinitiv,原汤森路透金融与风险事业部)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提供的数据,2018年针对印度企业的并购交易总额为1131亿美元,同比增长94%,达到纪录高位;其中外国企业2018年并购印度企业的金额达558亿美元,同比增长77%,接近中国入境并购额(561亿美元)。

    总体来看,针对印度企业的并购交易大多集中在金融业,其次是零售及材料行业。外国投资者更青睐零售、材料和医疗健康,在外国企业对印度并购标的金额排名中名列前三。

    另据创业数据平台Tracxn数据,印度科技创业公司募集的资金数额约为105亿美元,较2017年的112亿美元低5%,交易数量也从2017年的1161宗下滑至2018年的924宗,整体上呈现投资向头部企业集中的趋势。

    在受访者看来,沃尔玛斥资160美元收购印度本土最大电商公司Flipkart 77%的股份,是推动投资热情的重要因素,2019年这种趋势仍将继续。多名受访者认为,投资将主要在金融科技、消费和物流等行业。

    多种因素叠加催生并购潮

    “2018年,印度国内通过并购交易实现的整合激增,这可以从已宣布和完成的大型并购交易中看出来。”美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印度并购专家Amit Kataria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除经济和地缘政治因素之外,对外国直接投资(FDI)制度的明确、使外国投资者普遍寻求的某些投资条件合理化、精简仲裁机制、制定跨境并购法规,以及《破产法》的实施都驱动着2018年并购活动走向活跃。

    Amit Kataria指出,《破产法》实施后,印度许多不良(但有价值的)资产正在出售。此外,“保险、电信等多个行业的整合需求,特别是活跃的电子商务行业,以及企业出售非核心资产以减少债务和清理资产负债表的需求,所有这些因素,叠加经济增长,令印度并购交易在2018年达到创纪录水平。”

    分行业看,零售和材料行业并购最火热。路孚特数据显示,2018年,印度金融行业并购达197.22亿美元,较2017年增长了82%,占宗并购额的17.4%;零售行业并购额则为193.19 亿美元,占比17.1%,较2017年增长825%;材料行业紧随其后,达192亿美元,占比17%,较2017年增长977%。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电信行业交易金额为96.76亿美元,占比8.6%,较2017年下滑47.7%;高科技行业交易金额也较2017年下滑了59.2%,为25.21亿美元,占比仅2.2%。

    零售行业最大一笔交易是沃尔玛并购Flipkart 77%股份案。该交易是有史以来涉及印度企业规模最大的并购交易,也是有记录以来亚太地区最大的零售并购交易,它大大推动了印度零售业在印度入境并购活动中的占比——33.1%,总额达185亿美元,而2017年仅为17亿美元。

    在Stellaris Venture Partners合伙人Alok Goyal看来,推动印度市场并购热度上升的,主要有三个因素。“最重要的是,印度提供的巨大市场给收购方带来了显著增长机会,”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5亿互联网用户、约1亿交易用户,且增长迅速,全球很少有国家提供这样的平台。”

    另一方面,印度大型初创企业的规模和数量2018年也大大增加。Alok Goyal认为,Flipkart、OYO、Swiggy、PayTM等企业认识到成长速度的重要性后,也往往要做出是自己发展还是直接并购的决策。

    第三个因素是美国、中国及印度信实集团(JIO)等大型本土企业的投资热情增加,显著推动了2018年印度的投资活动。

    大宗交易增长本土资本参与

    “在我看来,2018年印度投资活动每个阶段都相当活跃,这主要是市场乐观主义情绪带动的,”Alok Goyal指出,经历了2014年和2015年的牛市之后,2016年和2017年市场平静下来,“但2018年我们看到了更多乐观情绪”。

    从Tracxn的数据来看,2018年上半年初创科技公司共有411宗交易,获得36亿美元的投资,而在2017年同期,则是56亿美元投资,合计571笔交易。

    但2018年下半年投资者情绪开始改善。随着沃尔玛耗资160亿美元收购Flipkart股份,许多投资者认为2018年是印度创业生态系统的分水岭。

    “去年的决定性时刻是沃尔玛收购Flipkart。它为印度初创企业带来了一股积极浪潮”。Alok Goyal指出,从投资情况来看,在2018年,印度的投资基金关注程度有所提高,且更为集中。2015年时,印度的明星初创公司主要是移动支付和商务平台Paytm、电子商务公司Flipkart和网约车公司Ola三家,而2018年的投资则让经济型连锁酒店品牌OYO、印度外卖 O2O 平台Swiggy和教育科技公司Byju's等均受到瞩目。

    Tracxn数据也显示,印度并购大宗交易(交易金额为1亿美元至5亿美元)从2017年的9宗增长到了2018年的15宗。

    “虽然更多资本集中在独角兽身上,但进入早期和增长阶段的资本更多”,Chiratae Ventures(前身为IDG Ventures India)合伙人兼执行董事Karan Mohla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投资者很早就关注每个行业的领头羊,令这些公司最终获得大部分资本。此外,印度和外国投资者对高科技初创企业的兴趣越来越大,这对初创行业的长期发展是好事。

    而印度政府对创业者的支持也驱动了投资热。Karan Mohla表示,通过SIDBI(印度小型工业发展银行)基金计划,大量印度本土资金进入了种子基金和风投基金,“创业印度”项目也帮助了许多初创企业和企业家,特别是促进了二三线城市创业的兴起。

    Alok Goyal则分析称,印度政府投资的10亿美元FOF改变了风投行业格局,各邦也有许多推动基层创业的举措,可以说政府发挥了非常积极的作用。

    “尽管这是令人鼓舞的开端,但(政府)未来几年还需要做很多事情”,Karan Mohla说,正如中国投资市场一样,只有本地资本进入,才能实现更大规模的增长,本地资本参与风投的比重需进一步提高。目前印度本地资本参与风投的比例约为10%,未来几年预计达到30-35% ,并会从股权投资扩展到债权。

    “未来10年外资和内资都将发挥同样重要的作用,令该行业得到长期的蓬勃发展。”

    2019年并购前景仍然乐观

    受访者认为,2019年印度投资前景依然乐观,不会受即将到来的大选影响。

    “尽管潜力一直存在,但过去几年印度是在以空前的速度和规模实现增长”,Karan Mohla说,经济持续快速增长、企业家用技术解决“印度优先”问题都是令人充满信心的因素。

    富尔德律所中国区合伙人王庆说,从跨国公司角度看,印度政治体制与西方更兼容,投资印度从各方面环境来看更易适应。“印度中产阶级增长很快,尤其年轻人口很多。它有点像15年前、20年前的中国,还处于高速增长阶段,是很有吸引力的投资目的地。”王庆说。

    “我们认为这样的趋势将持续下去,原因包括:印度在不断地打开自己的市场(特别是在高新技术应用方面)、制造业成本较低、地理位置优越(正好连接了欧亚大陆),语言能力强。”富而德律所全球并购业务联席主管安伟斌(Robert Ashworth)表示。

    Amit Kataria也认为,印度2019年并购前景依然乐观,政府为吸引外国投资采取的重大举措仍将取得成效。选举期间投资者可能有点不确定情绪,但波动通常不会持续太久,会在选后很快稳定下来,“总体而言,预计选举不会对投资者决策或投资者信心产生深远影响”。

    投资者会看好哪些行业?Karan Mohla表示,未来3亿到5亿印度数字消费者将决定该国数字经济增长速度,也是他们的主要关注点。

    但他同时指出,印度与中国不同,它不是一个同质市场,有多种亚文化、语言和客户偏好,创业要牢记这一点,以构建商业、移动性、内容、本地服务等领域的解决方案。“作为fintech(金融科技)增长最快的市场之一,印度有许多机会构建行业贷款、保险投资等,同样在医疗、农业科技、物流和机器人技术方面也有很多机会。”

    Alok Goyal则认为,除一些主要行业,包括电动汽车在内的新领域值得关注,但最受瞩目的投资重点,是本地内容平台、物流、贷款和全球SaaS等领域。

    在Amit Kataria看来,科技、消费和电子商务、基础设施、能源、可再生能源、制造业和房地产业2019年仍将成为有吸引力的并购领域,钢铁、电信和油气等核心行业也可能出现引人注目的并购活动。

    “随着《外汇管理(跨国兼并)条例》2018年公布,或许还会出现一些跨境并购交易活动,尽管该框架仍处于相对初期的阶段。”他说。

    (编辑:董黎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