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9年01月29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广东争当粤港澳大湾区 建设责任主体 “硬联通”、“软联通”加快落地

李振

    本报记者 李振 广州报道

    广东或将主动担当起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重要责任主体。

    在1月28日开幕的广东省十三届人大二次会议上,广东省省长马兴瑞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广东2019年将举全省之力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在更高水平上扩大开放。该项工作也成为了广东2019年着重抓好的十项工作之首。

    实际上,早在1月3日召开的广东省十二届六次全体会议上,广东就曾提出要担当起重要责任主体的职责,举全省之力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而本次会议则提出了具体措施,广东2019年将以规则相互衔接为重点,加快编制大湾区建设专项规划,加强设施“硬联通”和机制“软联通”。

    在广东省政府参事、广东省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陈鸿宇看来,广东此次在软硬两方面的诸多部署相比以往更加具体,这说明当前粤港澳大湾区已不再提留在规划阶段,而是进入到规划落实与行动阶段。

    设施“硬联通”与机制“软联通”

    针对全面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广东提出要加强设施“硬联通”与机制“软联通”。

    具体而言,“硬联通”集中在口岸、机场、港口等重点基础设施工程,包括完善港珠澳大桥、广深港高铁的运营管理和机制安排,加快粤澳新通道、新横琴口岸与抓好深中通道、虎门二桥、广州白云机场第二高速等项目建设等方面。

    而“软联通”集中在推进与港澳在法律服务、金融、医疗、建筑等领域的规则对接上,提出了推动设立粤港澳大湾区国际商业银行,深入推进合作办学、合作办医等具体措施。

    “广东将粤港澳大湾区列为广东2019年的十大重点工作之首,也体现了其在推动大湾区建设中主动承担主体责任的意识。” 陈鸿宇说。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郭万达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尽管粤港澳大湾区的事权在中央,但问题导向还是要靠地方,毕竟政策从提出到落地粤港澳三地,工作实施的具体解决方案都是先由地方提出,然后报由粤港澳大湾区中央建设领导小组和中央相关部门决策。

    受访专家均指出,粤港澳大湾区当前的很多建设工作已经不能笼统而言,需要具备针对性和可操作性。

    郭万达拿珠江东西两岸交通举例,尽管当前已经有了虎门大桥、港珠澳大桥,虎门二桥与深中通道也已开工建设,但两岸的联通仍不够方便。

    “除需要做好珠江东西两岸方面的联通,当前粤港澳大湾区在设施上至少还存在其他两个需要联通的重要节点。”他说,一方面,广东要做好与港澳口岸基础设施的联通工作,一方面还要解决粤港澳大湾区最后一公里的瓶颈。

    口岸是一项涉及跨境联通的综合工程,不只是需要自身基础设施做得好,还直接关系到港澳能否更好融入大湾区;即便高铁、机场与高速已经有了不小进步,但往往涉及交通接驳的最后一公里的不便将直接影响粤港澳大湾区的通联。

    陈鸿宇认为,广东从软硬两方面对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工作展开部署,不仅具体,还更为系统,尤其提出在软件方面需要进一步加快相关政策举措落地实施、突破体制机制障碍,最终指向的则是加快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等要素自由流动。

    而郭万达表示,实际上从此前广东省十二届六次全体会议上就能看出,广东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工作的重点将放在与港澳的规则衔接上,即机制“软联通”。

    “广东与港澳在法律、标准等多个方面存在不同,因此广东提出‘软联通’的一项重要意义还在于,通过主动与港澳对标倒逼改革加速。”他说。

    “虹吸效应”与“外溢效应”同步进行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注意到,马兴瑞还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加快构建“一核一带一区”新格局,促进区域协调发展。

    而在数日前召开的广东全省“一核一带一区”区域发展格局建设推进会上,广东省省委书记李希提出,要将构建“一核一带一区”新格局与参与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实现一盘棋统筹、一体化推进建设,扭住大湾区建设这个“纲”,让“一核一带一区”全面对接大湾区、融入大湾区。

    在郭万达看来,通过粤港澳大湾区带动广东“一带一区”融入与共同发展,是粤港澳大湾区的一项重要使命。

    从国际经验看,大湾区的发展最终都是要靠大都市圈或大城市群协调发展,而反观广东,其区域发展相当不平衡。珠三角9个城市占到广东GDP的80%以上,其他粤东粤西粤北地区的地级市占GDP比重不到20%。

    郭万达拿东江举例,作为供港水源,其本身就发源于粤北生态区,因此保护粤北生态天然与粤港澳大湾区有密切关联。“因此粤港澳大湾区有责任更好地辐射和带动周边区域发展。”

    陈鸿宇此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提出,一直以来,粤东、粤西重点项目不多,也始终无法形成好产业链、创新链和价值链。未来,随着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一核一带一区”一定会实现全面对接大湾区、融入大湾区。

    郭万达对此也颇为赞同。他认为,城市群或都市圈的发展有规律可言,往往会带来“虹吸效应”和“外溢效应”。

    当要素实现自由流动的时候,一些生产要素尤其是高端要素,会向一些效率更高的超大城市集聚,造成“虹吸效应”;但反过来,因为这些超大城市发展创新能力强、辐射半径广,势必会带来外溢效应,尤其是创新的外溢效应。

    在郭万达看来,“虹吸效应”和“外溢效应”在城市发展过程中往往是同步进行的。

    “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过程中,要素自由流动在促使核心城市发展越来越好的同时,一定也会带来相应的‘外溢效应’,辐射和带动周边其他城市的协调发展。”郭万达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一带一区”积极融入粤港澳大湾区一定会成为广东解决区域发展不平衡的一个重要路径。(编辑:包芳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