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9年02月13日 上一期 下一期

越南:新世界工厂?

本报记者 吴睿婕 广州报道

走进越南

    在新兴经济体中,越南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明星:GDP增速连年保持在6%-7%,经济规模和人均收入不断提高。持续扩大的中产阶层和纷至沓来的投资客繁荣了越南的市场,令房价也一路走高,楼市红红火火。越南的发展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高速发展的制造业,贸易局势的紧张和全球产业链的转移似乎为它带来了更多机遇,越南想抓住这些机遇,更想借机升级,但是它是否已经准备停当?(董黎明)

    

导读    

    近半年,很多中国及其他国家投资者访问团到越南考察,规模有大有小,不少项目落实投资合作,动土兴建,“到处都能看到工厂招聘,基础建设项目施工。”

    

    自1986年革新开放以来,越南致力于改善国内经济,大力吸引外商投资,已成为新兴市场中的明星:GDP增速一直位居全球前列,每年都保持在6%-7%,2018年更是高达7.08%,为2007年以来最快增速;经济规模达到2405亿美元,是2015年的1.3倍;人均收入约2600美元,比2017年增长近200美元。

    高速发展的制造业仍是越南最强劲的经济引擎。凭借与诸多国家签订的自贸协定、充足的劳动力、各项对外资友好的优惠政策,越南吸引了全球企业前往该国投资设厂,从耐克运动服到三星智能手机,无所不包,越南正成为下一个“制造大国”。

    在制造业推动下,越南2018年出口额为2447亿美元,增长13.8%,进出口总额达4288亿美元,相当于越南GDP的两倍,这项比重在亚洲高居第二,仅次于新加坡。

    2018年全球贸易局势不确定性上升的大背景似乎为越南带来了另一种机遇,越南发现,为规避贸易风险,企业正加速将产业链转移至东盟各国,到越南投资设厂的需求逐渐增强。

    但越南并未做好充分准备。记者综合采访获悉,越南希望大力吸引高端制造业和高新技术企业入场的愿景,与该国本身劳动力素质不够高、法律环境仍不够透明和对外资审查监管要求十分严格等现实有些矛盾。在此背景下,提高人才水平、发展数字经济、优化创新企业生态系统成为越南长远布局,以避免承接大量高耗能、高污染的制造业转移,促进可持续经济发展。在1月的达沃斯经济论坛上,越南总理阮春福便明确表示,越南政府将大力发展人力资源培训,向创新经济和数字经济转型。

    一月FDI同比增长52%

    全球经济增长逐渐放缓,贸易局势不稳定,在此背景下,越南是少有的增长极为迅速的经济体之一。2019年开局,越南延续了快速发展势头。根据越南国家统计局数据,1月越南工业生产指数(IIP)增长7.9%,外商直接投资(FDI)总额为19亿美元,较2018年同期增长52%。

    世界银行分析认为,拥抱贸易自由化、扩大对外开放以及改善本地营商环境是越南取得以上经济成就的重要原因。改革开放30年来,越南已经签署或正在谈判的自贸协定达16项,为越南商品出口世界60个经济体提供了便利。

    与此同时,越南不断开放对外来投资的限制。1986年,越南制定首部关于外来投资的法律,并多次修订,以减少行政官僚化。根据世界银行营商环境指数排名,越南从2007年的第104位跃升至2018年的第69位。

    2019年的越南有意加速社会经济改革、扩大对外开放。1月,越南总理阮春福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发出积极信号:“在全球局势不确定性增强、增长放缓的情况下,越南将加大开放力度,向创新经济转型,并且将建立更加公平、透明的国际标准规则。”

    同时,多项双边和多边自由贸易协定今年有望达成,亦会为越南带来更多机遇。1月底,马来西亚国际贸易和工业部长Darell Leiking表示,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谈判已完成了一半以上章节;欧盟-越南自由贸易协定(EVFTA)也正在谈判中,签署后欧盟和越南将取消99%的双边关税。“越南一直是自由贸易协定谈判最积极的国家之一,早前加入CPTPP便让其成功进入日本市场,带来了巨大好处。”全球风险咨询公司Control Risks高级合伙人曹嘉荣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希望吸引中企投资

    因为前述种种,此前阮春福明确表示,越南是不断变化的世界中最好的投资避风港,总是向企业敞开大门,希望企业将工业4.0的产品价值链带到越南。

    中企便是其目标之一。近年来,受环保去产能政策及“一带一路”倡议推动,中国一些制造业企业希望将产业链转移至东南亚地区。中国驻越南大使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提供的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底,中国大陆对越直接投资有效项目2149个,累计协议投资金额133.49亿美元,是越南第七大外资来源地。中国对越投资增长正在加快,且对越投资重心从南部逐渐向北部转移。

    从投资领域看,传统制造仍是中企投资重点,尤其是纺织、鞋类、轮胎制造等传统制造型企业,已在越南形成较成熟的经营模式。“多年来,(来投资的)主要是加工企业,尤其以造鞋、纺织、漂染和造纸等劳动力密集型企业为主。机械、设备生产类别不多,即使有也不是大型的。”一位在越南投资多年的企业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较低的劳动力、土地和能源成本是越南主要优势。记者了解到,目前越南企业劳动力平均月薪约为220美元,约为我国东部沿海地区用工成本的三分之二;工业园区售地价格和月租也成本较低,工业用电零售价为1721越盾(约0.52元人民币)/度,投入要素成本较低。

    与此同时,越南政府为外资企业提供不同程度的税收减免优惠,根据投资产业、项目规模、项目所在地,外商投资企业可享受企业所得税“四免九减半”(四年免税、九年所得税减半)或者“两免四减半”的优惠。投资规模大、科技含量高的项目,经总理批准,还可享受最长30年的所得税减半征收优惠政策。

    贸易紧张凸显越南优势

    2018年,全球贸易局势不确定性急升,中企前往东南亚国家投资的需求更显迫切。多位制造业企业代表均对记者表示,投资包括越南在内的东南亚国家,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转移关税风险、降低生产成本、强化国际分工协作,何况越南拥有与多个国家签署自贸协定的优势。“在越南,商品可以免税或低税率销往欧美,尤其在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下,越南的优势就显现出来了。”上述企业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2018年,中国对越投资新增协议金额为24.64亿美元,在106个对越投资的国家和地区中排第5位。其中,股权并购投资成为中国对越投资的新亮点,2018年全年中国对越投资共1029个股权并购项目,投资额超过8亿美元,同比增长65%。前述负责人对记者表示,近半年,很多中国及其他国家投资者访问团到越南考察,规模有大有小,不少项目落实投资合作,动土兴建,“到处都能看到工厂招聘,基础建设项目施工。”

    中企投资的领域也在发生变化,记者综合采访获悉,目前电子制造、新能源、高新科技等行业正成为对越投资热点。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张明此前撰文表示,来自日本、韩国、美国等国的电子企业均在越南大规模建厂,但中企投资数量仍然较少。2017年,越南手机出口额达到450亿美元,占全球智能手机产量的十分之一,河内与胡志明市都正变身全球电子行业成品的加工中心。

    中国不少电子制造企业已有意前往越南投资。华南一家电子制造企业负责人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其正在对东盟国家投资做相关分析,越南和泰国的投资优势较明显。“泰国的汽车工业在东南亚有一定优势,越南则在消费型电子方面有一定发展,是后起之秀。此外,越南北部的河内经济圈距中国广西区很近,也是吸引投资的一大优势。”

    风险不小短板明显

    虽然机会就在眼前,但越南是否抓得住还很难说。阮春福表示,目前尚未看到外国企业大批迁入,越南经济面临一些需要克服的严峻挑战。“将生产从一个国家转移到另一个国家需要时间,所以现在越南的‘获益’情况还不好说。”曹嘉荣对本报记者表示。

    更重要的是,由于国际分工逐渐深化,企业调整全球生产布局风险不小。“即使企业产业链转移需求大,但东南亚大部分国家体量较小,不一定吃得下。况且现在生产全球化,供应体系不是说转移就能转移,物流、关税等等都是问题,加到企业身上都是成本。”前述华南电子制造企业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此外,越南环保和劳工保护法相当严格,违法成本高,也让企业保持谨慎,“在国内不受欢迎的排污或耗能企业,越南也不欢迎。很多企业低估了越南对环保的要求,这里运作成本并不一定比国内小。”前述在越投资多年的人士表示。

    而越南本身要承接成规模的产业链转移,也有压力。世行营商环境评估中,越南一些指标仍然滞后,包括破产指数、纠纷解决程序、财产登记等。“(越南)还没有真正有效的法律体系,政策反复无常,总体缺乏透明度和治理。”曹嘉荣表示。

    缺少技术工人和专业人才是越南最明显的短板。上述在越投资多年的人士对记者坦言,越南技术型和专业型人才缺口非常大,“都需要公司自己培养。而且由于投资门槛低,企业一窝蜂涌进来,反而令人才竞争白热化。”

    2019年全球人才竞争力指数报告显示,越南在125个国家和地区的全球人才竞争力排名中位列第92位,比前一年下降了5位。至此,该国全球人才竞争力指数已连续第5年下降。报告认为,越南劳动力充足,有创业精神,但还没有为第四次工业革命做好准备——人工智能或自动化技术将使人类从重复性工作中解放出来,技术型、社交和情感技能型方面人才需求将急剧上升,而越南在这方面仍然不足。

    创新经济开始提速

    因此,发展创新经济、吸引高新技术企业投资和扶持创新初创企业,以增强人才竞争力、提高经济发展质量,成为越南布局长远的重要举措。阮春福表示:“2019年越南将试行5G技术,并在2020年将其商业化,要让越南成为该技术应用的先驱之一。”

    发展数字经济方面,越南有何潜力?除了高速增长的经济,越南人受教育程度较高,人工成本相对较低。“尽管最近工资涨得很快,但越南的IT劳动力成本还是比中国和印度低40%左右。”初创风投公司500 Startups Vietnam合伙人Binh Tran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2018年,越南创新经济已开始提速。根据彭博2019创新指数,越南首次入选“全球60个最具创新力的经济体”。初创企业则成为越南创新经济发展的主力军,2018年越南初创企业获得的总投资达8.89亿美元,几乎是2017年的三倍,其中有一半则来自外商投资。“目前越南约有25万名工程师,过去三年中技术岗位的数量翻了一番。”Tran表示。

    从行业来看,金融科技业以8笔价值1.17亿美元的交易位居榜首;其次是电子商务,以5笔价值1.04亿美元的交易紧随其后;与旅游相关的创业公司共吸引了6400万美元的投资,共达成8笔交易;第四位是物流和教育科技公司,共吸引了5000万美元。

    越南政府也大力扶持创新经济。2017年越南科技节活动便是由国家科技部与中央经济委员会、青年联合会、越南工商总会合作举办,总理阮春福亲自出席,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但越南面临的一个更大的难题是,其培育创新经济的生态系统还不成熟。“以初创企业为例,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初创生态系统可能比越南领先5至7年,印尼可能领先2至5年。所以,大部分风投资金都流向了新加坡和印尼的独角兽。”Tran说,“不过,相对有限的资本意味着越南初创企业家需要学习如何做到精益管理和可持续发展,从长远来看,这可能使他们比其他国家的同行更具竞争力。”(编辑:董黎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