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9年02月14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印纪传媒商誉减值致业绩大变 数次无视监管问询成“惯犯”

张欣培

本报记者 张欣培 上海报道

导读

    2018年以来,印纪传媒堪称“关注函接收大户”。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印纪传媒收到深交所关注函的次数达到了10次,其中5次对关注函都进行了延期回复。最夸张的是,印纪传媒对同一关注函的延期回复公告竟然可以达到10次。

    

    A股市场从来不缺少云波诡谲的资本故事。借壳上市、风光无限的印纪传媒(002143.SZ)转眼间就深陷多重丑闻、跌入谷底。面对监管层的接连问询,延迟回复则成为惯用伎俩。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2018年以来,印纪传媒收到深交所关注函的次数达到了10次,其中5次对关注函都进行了延期回复。此外,还多次收到四川证监局的问询函。而针对同一问询函要求延期回复的公告数量就多达10次。

    如今,印纪传媒显然麻烦缠身,群龙无首、业绩惨淡、股价大跌、市值蒸发,更可怜的是面临巨额损失的投资机构。厦门信托、上海信托、安信信托纷纷踩雷印纪传媒。尴尬的是,实控人及一致行动人的持股市值早已不够抵偿债务。更为糟糕的是,这些股权此前已被100%冻结。

    资本监管的“老赖”

    2月12日,印纪传媒公告,近日收到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但因回函期间恰逢春节假期,对函件的如期回复带来一定影响,公司尚未完成《关注函》的全部回复工作。经向深交所申请,公司延期回复。

    对于大多数上市公司来说,延期回复关注函是偶尔之举。但对于印纪传媒来说,则是一种习以为常的动作。2018年以来,印纪传媒堪称“关注函接收大户”。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印纪传媒收到深交所关注函的次数达到了10次,其中5次对关注函都进行了延期回复。此外,还多次收到四川证监局的问询函。

    最夸张的是,印纪传媒对同一关注函的延期回复公告竟然可以达到10次。

    2018年10月30日,因公司三季度营业收入仅为-8853.85万元,同比下降119.84%,深交所向其下发了关注函,要求对有关问题做出书面说明,并于当年11月2日前报送有关说明资料。但直到发稿,三个多月的时间,印纪传媒仍未回复,而是频繁发布延期回复公告,延期次数多达10次。

    对此,深交所向其下发了监管函。深交所表示,多次催促将有关问题资料报送,但公司一直未完成关注函的回复工作。

    “请你公司董事会充分重视上述问题,吸取教训,及时整改,杜绝上述问题的再次发生,并及时在规定期限内回复本所的问询。”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表示。

    但实际上,这并不是印纪传媒因延期回复而导致的首次受罚。2018年11月6日,四川证监局对印纪传媒出局了警示函,原因之一就是未按要求回复监管部门的问询函。

    “关注函总延期回复是因为无法回复。一种情况是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另一种情况就是心知肚明但不能回答。”2月13日,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

    不仅仅是频繁的延期回复,股票长时间停牌也是印纪传媒常用方式。

    例如,从2018年2月2日印纪传媒开始停牌,直到当年的7月7日,印纪传媒披露重大资产重组失败。停牌时间长达5个月。因长时间停牌,印纪传媒也收到上交所关注函。

    实控人股份全部被冻结

    印纪传媒频接关注函的背后是一塌糊涂的业绩以及大部分股票被质押的尴尬。

    近日,印纪传媒发布了2018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在三季度报告中,印纪传媒预计公司2018年净利润变动区间为-12亿元至-8亿元,修正后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2亿元至-21.4亿元。而上年同期盈利是7.17亿元。

    印纪传媒解释,业绩修正系公司业务发展低于预期,公司经营业绩下降,公司预计计提大额减值准备,因此与业绩预告产生差异。商誉减值问题成了印纪传媒隐藏的一大雷区。

    而业绩如此大规模的变脸也引发了监管层的关注。随后,深交所向印纪传媒下发关注函,要求补充说明计提大额减值有关问题。值得注意的是,印纪传媒拟定于4月24日披露2018年度报告,但至今仍未聘任2018年度审计机构。深交所督促印纪传媒尽快聘任审计机构,并要求将有关问题在2月12日前进行报送。

    印纪传媒则再度发挥了一拖再拖的风格。2月11日下午,印纪传媒给出了“恰逢春节假期,尚未完成《关注函》的全部回复工作。”为此,公司申请延期回复。

    一边是频繁的业绩爆雷,另一边则是控股股东股份的全部冻结以及不断的诉讼。

    截至2018年11月7日,实际控制人肖文革先生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公司股份数量11.8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6.92%。但肖文革先生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有公司股份累计被法院冻结11.84亿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100%,占公司总股本的66.92%。

    而印纪传媒因拖欠4831.2万元的广告费被广东蓝火告上法庭。此前,又因承诺差补未履行,印纪传媒700万股票被强行平仓。

    印纪传媒在2017年3月,股价一度达到42.11元/股,而如今股价仅剩2.87元/股。印纪传媒的这些丑闻更是让投资者损失惨重,严重拖累了诸多家机构业绩。

    安信信托在2018年三季度就计提了大额的资产减值损失。2018年三季度末,安信信托计提资产减值损失10.51亿元,主要是对投资的印纪传媒计提减值准备所致。2018年初,安信信托通过协议方式以12.75元/股价格受让1.07亿股。截至2月13日,印纪传媒收盘价为2.87元/股。

    2018年11月24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下发了《执行通知书》,责令实际控制人肖文革向厦门国际信托有限公司支付6.15亿元、违约金及利息延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责令肖文革、印纪时代向上海信托支付6.15亿元、违约金及利息延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11月7日,实际控制人肖文革先生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的公司股份已全部被冻结。

    “上市时底子不强,之后一直依靠收购做市值管理。但随着监管形式的趋严,这个套路做不下去了。”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其评价。

    作为一家借壳上市已经5年的且曾经甚为风光的一家上市公司,券商研究员对之研究却少之又少。记者经过多番查询,只能查找到两篇有关研报。“券商的卖方研报不会全覆盖,没有被覆盖说明这家公司不具备推荐的价值。”沈萌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编辑:罗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