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9年02月22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中美经贸磋商冲刺: 第七轮高级别磋商再谈两天

夏旭田;冯钰林

    本报记者 夏旭田 实 习 生 冯钰林 北京报道

    随着3月1日期限的临近,中美经贸磋商明显提速,正在进入冲刺期。

    在2月21日的商务部新闻发布会上,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介绍,中美双方工作层已经于2月19日开始工作,高级别磋商于21日至22日举行。双方将在上一次高级别磋商的基础上,就有关经贸问题进一步深入沟通。

    高峰表示,双方经贸团队举行如此密集的磋商,目的是按照两国元首共识,努力达成协议。

    根据中美两国元首阿根廷会晤达成的共识,中美将在3月1日之前加紧磋商达成一项贸易协议,取消2018年以来加征的关税,推动双边经贸关系尽快回到正常轨道,在此之前,双方不再升级关税措施。

    分析认为,目前的谈判正在朝着积极的方向迈进,双方都希望能按时达成上述协议,但也不排除延长谈判期限的可能性。

    针对有消息称中美正在就贸易争端的核心问题草拟6项谅解备忘录,并研究可以削减中美贸易顺差的10条措施的说法,商务部回应称,关于谅解备忘录等具体内容,目前尚无更多的信息可以透露。

    中美经贸磋商马不停蹄

    2月14日-1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率领的中方团队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和财政部长姆努钦率领的美国高层代表团在北京开展了为期两天的高级别磋商。

    本周,双方团队马不停蹄地在华盛顿开始了第七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

    高峰介绍,中美双方工作层已经于2月19日开始工作,高级别磋商于21日至22日举行。双方将在上一次高级别磋商的基础上,就有关经贸问题进一步深入沟通。

    “双方经贸团队举行如此密集的磋商,目的是按照两国元首共识,努力达成一致。至于磋商的具体进展程度,要等到磋商结束后才会有进一步的信息发布。”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最近中美经贸磋商明显提速,一方面,是因为目前的谈判正在朝着积极的方向迈进,中美双方都希望尽可能趁热打铁,寻找并扩大共识;另一方面,距离3月1日的期限越来越近,双方都希望在此之前能达成一项协议。

    去年12月初,在中美两国元首阿根廷会晤期间,两国约定了90天的““停火期”,即在3月1日之前,双方不再升级关税措施,并利用这一时间窗口抓紧谈判以达成一项贸易协议。

    白明表示,目前双方还是希望能在这一期限前完成谈判的,但也不排除谈判延期的可能性。“特朗普声称3月1日‘并不是一个有魔力的日子’,实际上有暗示延期的意味。现在双方正积极争取,以避免‘夜长梦多’,但由于涉及问题非常庞杂,对一些复杂问题也不能操之过急,延长一段时间来谈判也是一个选择。”

    白明表示,此前中美两国元首在阿根廷的会晤是中美经贸关系的重要转折点,目前双方的谈判正是为了落实两国元首的共识而进行的,元首外交在解决中美经贸摩擦过程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

    已就谅解备忘录开展磋商

    发布会上,有媒体援引相关报道称,中美原则上已经就强制技术转移、知识产权、服务业、汇率、农业及贸易非关税壁垒等贸易争端的核心问题,草拟了6项谅解备忘录,并且在研究中国可以削减对美国贸易顺差的10条措施清单,其中包括购买农产品、能源和半导体等产品。

    高峰在回应上述报道的求证时表示,关于谅解备忘录等具体内容,目前还没有更多的信息可以透露。

    白明指出,上周在北京的谈判中,双方已经就双边经贸问题谅解备忘录进行了具体磋商。当时,双方在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非关税壁垒、服务业、农业、贸易平衡、实施机制等问题上进行了深入交流,并表示双方就主要问题达成原则共识。

    他表示,从形式上看,谅解备忘录是对磋商做出的框架性的承诺,能够勾勒出相关问题的范围及实施方向,其本身并无惩罚机制。他预测在谅解备忘录的基础上,可能还会延伸出很多执行机制、具体的协议、法律法规等条约以及商业合同。

    白明认为,从内容上看,中美经贸磋商已不局限于关税等边境措施,而是延伸到国内的体制机制、竞争环境、产业补贴等更广泛的领域。“这意味着在结构性改革领域,磋商面临着不少难点。有很多‘硬骨头’要啃。对于符合中国改革开放方向的内容,我们持开放态度,但对于一些问题,比如限制中国制造业升级、发展高端制造业等议题,则是我们不能接受的,对此我们的底线是明确的。”

    他表示,在技术转让与知识产权方面,中国已经采取了更好的保护措施,比如,正在制定中的《外商投资法》已明文规定,不得强制外商转移技术。

    “在开放方面,中国的关税已从15.3%降到9.8%,现在又降到7.5%,中国正在主动下调货物进口关税以扩大进口,未来中国在养老、医疗、教育等服务领域的开放也存在很大的潜力,而美国有市场准入的诉求,这或将成为磋商的一个重点。”

    此外,中国非常愿意扩大美国高科技产品的进口,其中包括半导体的进口,但是常年以来,美国在高科技领域的对华出口管制越来越收紧,这是中美贸易产生巨大顺差的一个重要原因。

    白明认为,中国愿意在保证下游企业安全的前提下扩大农产品、能源、半导体等产品的自美进口,但美方不能以此要挟中国企业,对此中国也要保持一定的可替代性,不能被他国“卡脖子”,也要注意这部分进口对国内自主研发能力、以及国内相关产业带来的影响。

    在汇率方面,白明强调,中国从未刻意操纵过汇率,中美出现贸易摩擦以来,中国主要在做的是追求人民币汇率的稳定,维护货币稳定是包括日本、欧洲央行在内都在做的。而且所谓汇率操纵是让人民币贬值,这是美国不希望看到的,而中国央行所在做的正是防止人民币过快贬值,在这方面中美是容易达成共识的。

    (编辑:陈洁,如有建议意见请联系:xiaxt@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