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9年03月07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全国人大代表、光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若鹏: 大湾区应建 新一代“数字高速公路”

杜弘禹;李振

    本报记者 杜弘禹 李振 北京报道

    日新月异的科技创新正赋予未来更多发展想象。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作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时,便多次提及科技创新。

    广东是经济大省,同时近年致力于通过加大科技创新力度,推动传统动能转型升级和新动能孕育壮大,以迈向高质量发展,诸多探索备受期待。

    2018年的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在广东代表团参加审议时也强调,科技创新是建设现代化产业体系的战略支撑,并对广东寄予厚望。

    日前发布的《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则提出,要建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国际科技创新中心,这对广东的科技创新提出更进一步的目标任务。

    那么,当前科技创新凸显出什么趋势?广东面对着什么样的机遇?新动能孕育的突破口在哪里?近日,带着以上问题,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北京专访了前来参加全国两会的全国人大代表、光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深圳光启高等理工研究院院长刘若鹏。一年前,习近平总书记在广东代表团参加审议时,刘若鹏便作了有关科技创新的发言。

    第四次技术革命将进入下半程

    《21世纪》:今年政府工作报告频频提及科技创新,你怎么看?

    刘若鹏:近年我国科技创新有较快发展,包括技术层面的进步,也包括科创机制体制的完善,更有诸多科创成功加速转化为经济发展新动能。

    从未来看,如何通过加大科技创新培育更多新动能,将继续成为我国迈向高质量发展的重中之重。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就指出,坚持创新引领发展,培育壮大新动能。2018年全国两会,习近平总书记参加广东代表团审议时也强调,科技创新是建设现代化产业体系的战略支撑。

    我国科技创新的一大机遇是,当前正迎来第四次科技革命。我感觉,从今年开始,第四次技术革命将正式进入下半程。过去10年,大家普遍认为是第四次技术革命的上半程,因为智能手机的出现,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打开了很多新领域,然而在下半程,更具突破性的技术将带来更大的生产力变革,比如人工智能、5G,将真正带来比拟此前三次工业革命的深刻影响。

    《21世纪》:近年,深圳在创新发展上引领全国,你身在其中有何体会?

    刘若鹏:当前,深圳许多科技创新已逐步进入无人区,跟五年前、十年前所面对的完全不一样。也就是说,很多时候无法再有既定的先进技术成果可供直接参考、利用和指引,更多是要去做“从0到1”的事情。但是,这件事情的真正难度不仅是技术层面的创新,更在于创新合力形成或是资源协同。

    不过,深圳在科创上对标硅谷,这需要去有侧重地办一些大事,不能坐享其成,科技创新上不能坐等市场自己去革命,这绝不是硅谷的经验。

    《21世纪》:如果要实现更多“零的突破”,深圳如何再吸引人才?

    刘若鹏:人才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在不同发展阶段得有与之对应的人才引力。以深圳为例,可分为两个阶段。初期,深圳创新力量薄弱,缺乏高校科研院所,也没什么大的工程项目,创新的突围和起步需要大量的人才,现实中也通过提供较为领先的各方面人才政策,引来大量人才汇聚。

    当前,深圳已进入第二个阶段,人才政策逐渐完善,但真正需要的是构建国际顶尖水平的人才体系,而非简单吸引。这一阶段,最重要的是要依靠自身的创新土壤,通过事业、产业空间去吸引和培养人才,并形成良性循环。这也是第四次科技革命的下半程机遇的必然要求,深圳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拿出修高铁的力量建5G

    《21世纪》:第四次科技革命下半程将有什么突破口?

    刘若鹏:第四次科技革命下半程的启动按钮,是一批新一代的数字基础设施,包括5G网络、人工智能覆盖网络、各类数字化系统等,这些信息基础设施将跟过去的电力、高铁一样成为国民经济发展的新动力。

    因此,我认为,应该加大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建设,以支持、刺激和培育新动能,尤其要以更超前的战略性投入,拿出修高铁的决心和财力物力去规划建设5G、人工智能覆盖网络等新一代数字基础设施。

    尤其是针对5G网络这种突破性的网络,不能当成4G网络去理解、布局和应用。5G网络不只是能让大家下电影更快,而是将实现“万物互联”等革命性场景,将整个社会生产力、组织运营模式数字化、网络化,有力促进发展变革,因此需加速5G网络基础设施建设,尤其是在粤港澳大湾区、长三角和京津冀。

    《21世纪》:《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也提出要构建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你觉得这一过程中需要关注什么?

    刘若鹏:粤港澳大湾区具有特殊性,不仅城市众多,而去每个城市发展都很快且各具特色。未来,大湾区要建成世界级城市群,这意味着不仅各个城市之间要加速传统的交通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也要打通诸多信息通道、数字通道,否则大湾区难以形成合力分工和创新合力,难以发挥应有的协同效应。

    比如,未来一家企业能否在位于深圳的总部,实时管理操控位于佛山的无人工厂?无人驾驶汽车如何在大湾区内畅通无阻?

    更直白来说,大湾区要力争在打通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上有所突破,利用好5G带来的技术和成本等机遇,积极主动在一些技术、标准和机制体制的创新上寻求突破,打破行政壁垒,加快构建起全球先进的“数字高速公路”。

    (编辑:周上祺,如有意见或建议请联系:duhy@21jingji.com,zhousq1@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