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9年03月07日 上一期 下一期

第二例艾滋病患者被“治愈”? 疫苗研发任重道远

卢杉

    本报记者 卢杉 上海报道

    艾滋病目前不能被治愈众所周知。

    业界公认的唯一例外是 “柏林病人” Timothy Ray Brown,同时患有艾滋病和白血病。从2007年开始,他在德国柏林两次接受了骨髓干细胞移植治疗后,两种疾病都消失了,其体内至今未检测出HIV病毒。

    在他被“治愈”的十二年后,又出现了一个“移植治愈”的例外。

    3月5日,《Nature》发表了一篇已被接受出版但未经编辑的论文手稿,题为《HIV-1 remission following CCR5Δ32/Δ32 haematopoietic stem-cell transplantation》。

    论文介绍了一例接受造血干细胞移植后可能被“治愈”的艾滋病患者。这例患者是一名男性,同时患有艾滋病和霍奇金淋巴瘤。为了保护其个人隐私,称之为“伦敦病人”。

    “伦敦病人”在2016年接受骨髓移植,移植16个月后中断了抗逆转录病毒治疗,目前病情缓解期已持续18个月,其体内检测不到HIV病毒,停止抗艾治疗。

    然而艾滋病进入“被治愈”的时期了吗?其实,为时尚早,道阻且长。

    该研究团队的负责人Ravindra K Gupta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对长期观察抱有信心,但要说他已经被治愈了还为时尚早。”

    “艾滋病毒可以获得治疗和控制,但不能治愈。”Aaron Diamond艾滋病研究中心科学主任兼首席执行官何大一是目前广泛使用的艾滋病“鸡尾酒疗法”的发明者,他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相较于柏林和伦敦病人这样的“例外”,“我认为若要‘治愈’更多的HIV感染者群体,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可控但难治愈

    从1981年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现携带HIV病毒的患者,近40年来的大部分时候,“谈艾色变”一直是笼罩在艾滋病治疗上空的阴影。

    根据世卫组织的数据,艾滋病仍然属于一项全球主要公共卫生问题,到目前为止已造成3500多万人死亡。

    据中国疾控中心、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世界卫生组织联合评估,截至2018年底,我国估计存活艾滋病感染者约125万。截至2018年9月底,全国报告存活感染者85.0万,死亡26.2万例。全人群感染率约为9.0/万,参照国际标准,与其他国家相比,我国艾滋病疫情处于低流行水平,但疫情分布不平衡。

    艾滋病治疗经过了长期不治和难治阶段。目前,没有针对艾滋病毒感染的治愈方法,但通过有效的抗逆转录病毒药物可使病毒得到控制且利于预防传播。

    WHO估计,目前仅有75%的艾滋病毒感染者知晓其感染状况。2017年,全球有2170万艾滋病毒感染者获得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治疗。世卫组织建议对所有艾滋病毒感染者终生提供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治疗,而无论其CD4计数和疾病临床阶段如何,这包括孕妇或哺乳妇女。

    “在1992、1993年,艾滋病的治疗仍然是非常黑暗的时期。但几年之后,一切都改变了。”何大一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只需要一个关键的突破。“今天看起来艾滋病患者仍然很难治愈,但是新诊断出的患者只要持续吃药,他们可以过上正常的生活。现在许多患者每天服用一粒药丸,很可能在几年之后,只需每三个月一次,比如一次注射多种抗体药物,都是有可能的。但治愈需要额外的治疗,而现在来看我们还不知道是什么。”

    例外性“治愈”

    谈艾滋病的“治愈”仍然是难以捉摸的。

    何大一谈及了三个“例外”。一是“柏林病人”,其骨髓捐赠者本身含有一种罕见的基因突变(CCR5),这种突变可使免疫细胞对HIV产生抵抗力。由于受体的基因缺陷,这是非常不同寻常的案例。

    由CCR5基因表达的CCR5蛋白被认为是HIV病毒入侵免疫细胞的主要辅助受体之一,科学家们研究发现携带CCR5-Δ32变异的个体可以显著抵抗HIV感染。

    二是目前热议的“伦敦病人”,“两者是非常相似的,虽然不是白血病,但淋巴瘤或多或少以同样的方式治疗。”

    上述两位患者都因为肿瘤晚期而接受了携带有CCR5基因突变的捐赠者的干细胞移植。

    第三个例外是“迈阿密猴子”,研究团队通过给“迈阿密猴”单次注射实现了长达三年的病情缓解和控制,病毒载量和病毒性蓄水池持续下降,达到无法检测的水平。目前还有12只猴子正在进行类似的调查,看看它们是否能重现迈阿密猴子的实验结果。

    “伦敦病人”研究团队强调,目前谈“治愈”为时尚早,更倾向于表述为“长期缓解”,部分原因是因为尚未检测患者除血液以外的组织。Ravindra K Gupta 说,“两年后,如果结果依然积极,或许我们可以相信‘治愈’了。”

    干细胞移植是一种非常激进的方法,只适用于极少数有生命危险的人,目前来看也很难进行复制。即便如此,“治愈”艾滋病毒仍然是一个令人向往的目标。

    比如HIV疫苗,何大一说,“我认为这是可能的,但道路很长。在过去的两年里,我们建议进行动物实验、猴子实验,研发出具有保护作用的疫苗。它可能不会是100%的保护作用,也许是60%、70%,但我想四五年之后,我们可以将这些前沿的研究传达给公众。”

    此外,还有很多人在尝试免疫疗法,包括目前大热的PD-1和CAR-T疗法。

    纵观抗感染领域药物市场,不同于丙肝可被治愈,艾滋病患者需要终身服药导致整个市场不断扩增。吉利德、GSK、强生、BMS、默沙东和艾伯维都有一席之地。

    艾滋病产品也成为吉利德占比最大的业务板块。据其2018年业绩,全年总收入221.27亿美元,随着丙肝业务的下滑,HIV产品重新成为吉利德第一大业务,营收为146.27亿美元(+12.4%),贡献了总营收的近70%。

    国内企业方面,2018年5月,前沿生物的注射用艾博卫泰获批上市,是一种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1)融合抑制剂。适用于与其它抗反转录病毒药物联合使用,治疗已接受过抗病毒药物治疗的HIV-1感染者。新分子作用机制使其对主要流行的HIV-1病毒以及耐药病毒均有效。(编辑:包芳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