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9年03月13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代表委员热议增值税改革:建议贷款利息纳入进项抵扣

王海平

    本报记者 王海平 北京报道

    减税降费一直是近些年来全国两会的焦点,而增值税改革更是焦点中的焦点。

    这是因为,增值税是中国的主要税种来源,事关大局,且主要面向企业征收。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制造业等增值税税率由16%降至13%,交通运输业、建筑业等由10%降至9%,服务业等保持6%。

    国家税务总局局长王军指出,深化增值税改革是2019年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的“重头戏”,是减轻企业负担、激发市场活力的重大举措。

    从实践中看,2017-2018年国家出台了一系列的减税降费政策,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是否感受到很强的获得感?两会期间,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走访了多位代表委员,他们从自身关注的领域出发,他们也在本次全国两会上提出了增值税改革的议案和提案。

    “分开看,这些建议都很有道理,但综合而言,从国家层面看,减税与否、减什么税、减多少都需要结合财政支出如何调整以及如何加强征管等一起考虑才能提出一个科学合理且可行的方案。”3月12日,全国人大代表、上海财经大学教授刘小兵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需要做详尽的调查研究。

    贷款利息纳入进项抵扣

    作为减税的重要举措之一,营改增试点全面推开以来,包括制造业、房地产业、建筑业、现代服务业等大多行业,都受益于进项税增加,减少了重复征税,有效降低了企业增值税税负。

    然而,根据现有营改增政策规定,抵扣链条中未能纳入纳税人购进的贷款服务所对应的进项税额,也就是说,企业从银行等金融机构获得的贷款融资产生的利息等融资费用相关的进项税不能抵扣,这就使企业隐性融资成本增加的现状,未能得到有效缓解。

    据财政部公布的《2018年金融机构贷款投向统计报告》,2018年末,全国本外币非金融企业及其他单位贷款余额89.03万亿元。

    如果按照年利率6%进行测算,一年的贷款利息约为5.34万亿元,而贷款利息对应的增值税进项税额约为3000亿元,规模十分巨大,都实打实地转化成了企业的制度性交易成本。

    因此,多位人大代表建议,能否将贷款利息纳入增值税进项抵扣。

    3月11日,全国人大代表,无锡威孚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汽车零部件事业部工程部经理赵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若将融资费用纳入抵扣链条,可切实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扶持企业的发展。

    赵伟表示,增值税增收的方式是以票据征收方式,因此问题长期于生产流通环节大量以票抵税,虚开发票从而虚增成本,隐蔽利润,流转为“合理避税”。

    “建议将贷款利息对应的进项税额也能纳入增值税抵扣范围,这就打通了这一环节的增值税抵扣链条。”3月11日,全国政协委员、无锡市副市长高亚光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考虑到全国范围贷款利息对应的进项税额较大,财政可能一时无法承受,建议可以试点贷款利息进项税额按固定比例进行抵扣的政策,逐步降低企业融资成本,释放制度红利,支持企业发展。

    建立抗癌药清单调整机制

    来自医药行业的代表委员同样提出了增值税的改革意见。

    统计显示,中国医药行业的税负仍然比较高,实际增值税税负率超过13%,远高于一般制造行业2%-5%的税负率。这会造成企业利润低,新药研发投入不足,制约了医药产业的创新发展。

    全国人大代表、浙江贝达药业有限公司董事长丁列明表示,根据《关于抗癌药品增值税政策的通知》,抗癌药品增值税一般纳税人生产销售和批发、零售抗癌药品,可选择按照简易办法依照3%征收率计算缴纳增值税(即“简易征税办法”),然而简易征税办法实施10个月以来,企业感受到的实际降税幅度并不明显。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