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9年03月20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摩根大通全球投资银行部中国主管黄国滨: 新科技带来好回报 跨境并购趋严准备充分很重要

本报记者 周智宇 深圳报道

    2018年香港IPO盛况空前,甚至一度出现“锣不够敲”的场景,与此同时,新科技公司在二级市场的表现却差强人意。摩根大通全球投资银行部中国主管黄国滨认为,2019年港股市场表现会强于2018年,这些新科技公司将会给投资者带来一份较好的“答卷”。

    3月5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黄国滨表示,随着我们进入一个拥抱科技的时代,投资者要在颠覆传统模式的公司中寻找投资机会。他强调,看好中国的医疗、创新药和生物制药公司,此外在时尚、硬科技方面,中国的新生代企业家正在引领潮流。

    “上一代的企业家更多的是模仿美国、欧洲的经验或者商业模式,当今一代的企业家却在引领潮流,这也为投资者带来了投资机会。”黄国滨说。

    他同时表示,科创板是一个划时代、有历史意义的举措,会与港交所、美国纳斯达克等交易所形成互补,相互促进,而非互相取代。

    对于近期包括欧洲在内的市场出现的并购审查趋严态势,黄国滨认为,跨境并购的大门仍是敞开的,但相关准备工作需要做得更加充分,与监管部门的沟通在并购中显得越发重要。

    赴港上市潮流将持续

    根据香港交易所最新公布的2018年业绩报告,港交所2018年IPO集资额高居全球首位,共集资2880亿港元,较2017年增加124%,此外IPO数目也创下新高,达218家。与此同时,新股破发的情况却频频出现。

    黄国滨表示,港交所近年进行了较大规模的资本市场改革,例如允许同股不同权、允许尚未盈利或没有收入的生物科技公司在香港上市等,这些因素都对香港资本市场有着推动的作用,让香港在2018年成为全球募资额最大的市场。

    比如众安保险刚刚上市时,市场反应特别好,公开发售部分超额认购将近400倍,2018年初平安好医生超额认购则达约600倍。黄国滨指出,整个香港市场的窗口在2018年上半年打开,但科技股真正大规模集中上市还是在2018年下半年,短期内的供求有了压力。

    “2018年以科技股为主导,大量科技股在港交所上市,尤其是下半年的供应量都比较大,但当时的市场环境却并不是非常理想,这对新上市公司的股价造成了压力。”黄国滨坦言,当时上市的一些公司在定价上也比较激进,各种因素合力,令2018年新股破发情况频现。

    在黄国滨看来,2019年这些新科技公司的股价将会恢复正常,给投资者带来一份较好的“答卷”。

    他分析说,从外部环境看,目前贸易摩擦得到缓解,欧洲、美国暂时没有新的大规模货币政策出台,美国加息强度减弱,这些都会对A股和港股产生正面影响。但他强调,对长期投资者而言,投资策略以及对公司的看法不应因短期政策变化而产生根本性动摇。

    黄国滨指出,2019年港股IPO市场会呈现三个趋势:创新型公司依旧会更多地选择在香港上市;一些投资者喜欢的,具备稳定性、抗周期性更强、盈利性更好的业务模式的公司会在香港上市,尤其是在消费、医疗和先进制造业领域,这也是投资配置的需求;更多欧洲、美洲的公司也会选择在香港上市,以便进入亚洲、进入中国,吸引这两个区域投资者的关注。

    黄国滨指出,前几年中国境内企业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比例大约是6∶4,2018年时到香港上市的企业比例已达80%,这种情况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看好医疗、制药和硬科技

    随着全球进入一个拥抱科技的时代,摩根大通的投资银行部门也于2018年进行了革命性的改革,以科技为基础,重新定义投行的行业分类。简单来说,首先是全平台科技化和数字化,其次是所有投行工作人员都要有“科技DNA”,最后是根据客户需要和商业逻辑来设置行业组别。

    “在投行200余年的历史上,这是跨时代的举措,是大时代的要求,”黄国滨说,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新机遇,在现在这个时代,摩根大通关注如何利用新科技,更好地服务客户。

    对于投资者,他也建议,要投资一些用新科技手段颠覆传统商业模式的公司,其增长空间将会非常巨大。他看好中国的医疗和创新药、生物制药公司,认为这些公司在科研的领先性、推出新药的速度,甚至是治疗效果方面与全球同步。在这些领域,中国有很多相当好的明星公司,虽然可能现在规模还比较小,但是这个上万亿的市场中,未来可能会有像阿里巴巴和腾讯一样的大体量公司出现。

    此外,黄国滨也看好硬科技企业。他指出,现在中国的企业家有着全球领先的创新能力,目前看过的一些企业中,也有很多拥有其他公司无可取代的技术优势。投资者也要多关注这些领域。

    谈及正在加速推进的科创板,黄国滨说:“我认为科创板本身非常有意义,如果能够完全按照目前的规划进行的话,是一个划时代、非常具有历史意义的举措。”

    他强调,目前的关键是科创板能够按照设计初衷,成为一个按照市场化操作的科技板块。

    目前在港股投资科技公司的主要是全球性投资机构。如果科创板能够按市场化操作,有充分的流动性,加上操作的便利性,将会大大促进海外资金进入。对这些投资机构而言,公司本身的财务数据以及公司的估值是投资决策的根本依据。

    在他看来,科创板和香港、美国的市场将形成互补效应。一个新的趋势是,可能在科创板上市的公司也会去美国、香港上市,这几个市场将形成相互促进、相互发展的状态,而不是互相取代。

    沟通在海外并购中更重要

    就在3月初,欧盟理事会通过了针对外商投资的新审查框架,让全球跨境并购面对的约束再多一道。黄国滨认为,总的来说,跨境并购的挑战越来越大,对并购、对咨询、对参与方的要求也都越来越高。而这意味着跨境并购之前,投资者应做好充分准备,“现在并购的大门还是敞开的,但准备工作需要更加充分。”他说。

    黄国滨分析称,目前各个国家的监管部门对于外资并购,尤其是针对敏感行业的并购审核力度都有所加强,这对2018年的并购完成情况也有影响;从融资和资金出境角度看,很多企业也遇到了挑战,对并购提出了更多要求;此外,好的并购标的在并购市场中也是有限的,尤其在前几年的大量并购之后,要找到好的标的,难度也在提高。不过他说,从青岛海尔以4.75亿欧元收购意大利公司Candy S.p.A 100%股份,以及近期讨论较多的安踏收购亚玛芬发行在外的90%股份等案例看,整个并购市场还是比较活跃。这两笔交易摩根大通均有参与。

    对于2018年并购所遇到的一些问题,黄国滨也有自己的感悟。去年摩根大通曾帮助南方电网收购欧洲公共事业企业Encevo 24.92%的股权,同期另一笔类似的并购却没有完成。黄国滨从中认识到,虽然欧洲等地区对并购的审查趋严,造成一定影响,但提前的沟通、与监管部门的交流还是很重要的,对并购成功起到关键作用。

    “最近一段时间监管环境的变化让与监管部门的沟通成为一个很重要的考虑因素,充分的准备、充分的预沟通、方案设计和结构设计都是成功并购的重要因素,特别是在跨境并购中。”黄国滨说。(编辑:董黎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