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9年03月26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广东省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常务副主任曹达华: 深港、南沙、横琴等要“串珠成链” 打造大湾区创新带

朱丽娜

特约撰稿 朱丽娜 香港报道

导读

    为了推动大湾区发展的美好蓝图,曹达华表示,广东将在科技创新合作上下功夫,国际三大湾区的发展路径有一个共同点,在于持续推动技术、业态、模式创新,“三地政府致力于携手将广深港澳创新走廊打造成为大湾区的创新主轴,争取国家布局更多大科学装置,共建一批粤港澳联合实验室,创建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

    

    “在新时代、新形势下,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更为适时、重要,大湾区是改革开放最早,最富庶、最市场化、国际化,服务业最发达的地区。”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3月25日出席粤港澳合作论坛时表示。

    他指出:“大湾区建设存在一些挑战,一国两制、三种货币、三个关税区,这已经导致三方合作中无可避免地对生产要素流动的一些限制,但三地政府必须大胆创新,这样就能开出一条新的路。过去40年,广东与香港的分工合作成效显著,未来两地合作将有更多层次的、全方位的合作新格局。”

    此次论坛由香港中华总商会联同广东省粤港澳合作促进会及澳门中华总商会举办,邀请多位特区政府官员及专家讲者深入剖析大湾区的发展机遇,并探讨香港在大湾区发展的角色定位。

    大湾区规划纲要提出了明确的城市分工,香港、澳门、广州、深圳作为四大中心城市。其中,香港在大湾区的定位是国际金融、航运、贸易中心和航空枢纽,并会增强全球离岸人民币业务枢纽和国际资产及风险管理中心功能,以及大力发展创科和国际法律及争议解决服务等,担当推动区域发展的核心引擎。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将为香港带来何种机遇?对此,陈茂波指出:“规划纲要明确要巩固提升香港的现有优势,这个定位将为我们的经济和产业发展带来庞大的机遇。香港固有的优势产业,比如金融服务、贸易、高增值服务、专业服务、法律等行业将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和更广阔的市场。”

    随着港珠澳大桥、广深港高铁等多项重大交通基建项目的通车,大湾区基建设施互联互通实现了跨越式发展。广东省委常委叶贞琴表示:“资本、技术、人才、信息等创新要素在区内加速流动,大湾区建设已进入全面实施、加快推进的阶段,港澳在国家发展大局中拥有独特地位和特殊优势,大湾区进一步促进了港澳所长、广东所能。”

    港澳一直是广东外向型经济的重要窗口和平台,广东省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常务副主任曹达华在会上分享了一组数据,截至去年年底,广东省累计实际使用外资达4470亿美元,其中港澳的占比高达66.7%;粤港澳货物贸易额占内地与港澳货物贸易总额的60%,通过港澳的转口贸易占广东外贸总额的30%以上。

    推动协同发展

    自香港和澳门回归祖国后,均取得了长足的发展,清华大学港澳研究中心主任王振民表示,这主要是港澳充分发掘各自的优势,但未来必须要与广东组团发展,才能发挥整体优势,实现“9+2+1”的协同效应。

    王振民表示,粤港澳大湾区是全球最复杂的湾区,情况十分独特,被人为切割成三个相对独立的市场,各种壁垒障碍甚至比不同国家之间更多,“港澳居民在内地有28个领域有就业限制,港澳与其他国家之间基本没有关税,港澳的一些专业资质在国际上认可,但却在大湾区内地城市却并不认可。”他坦言。

    他认为,在一国两制的安排下,粤港澳三地推动协同发展并非易事,三地有三种不同的法律司法体系,三个独立的经济实体,单独出入境等,国际上难以找到现成的经验和模式,必须通过制度创新与高新科技发展,才能跻身成为国际一流湾区。

    “未来进一步释放一国的优势和便利,大湾区的协调合作应该是将广东的发展对标港澳,港澳在国际化、市场化、法治化方面水平较高,而非让港澳内地化。为了贯彻大湾区法治建设,人大常委会可以考虑授权一些大湾区事宜让广东可以自行立法。”他表示。

    在“一国两制”和基本法保障下的良好法治,成为香港整体营商环境受到国际社会广泛认同的重要基石。世界银行在2019年《全球营商环境报告》中,香港营商环境位居全球第四位。

    同时,广东省一直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连续三十年经济总量位居全国首位,进出口总额占全国的四分之一。然而,曹达华坦言,目前广东的发展仍然面临不平衡、不协调的问题,“比如区域发展的差距较大,发展方式比较粗放,营商环境优势相对较弱,对国际高端人才的吸引力还有待加强。粤港澳大湾区为广东实现高质量发展、破解发展难题带来了新的机遇。”

    数据显示,珠三角9个城市占到广东GDP的80%以上,其他粤东粤西粤北地区的地级市占GDP比重不到20%。

    法律仲裁需求料将井喷

    粤港澳大湾区由于具有“一国两制三法域”的特点,既面临法律制度冲突的挑战,也带来了法律服务深入融合的机遇。

    众所周知,香港是亚洲最受欢迎的仲裁地之一。根据Global Arbitration Review的Guide to Regional Arbitration 2016, 香港在仲裁地点上排名首位。众多国内外知名仲裁机构在香港均设有办事处,香港成为亚太区争议解决服务中心具备先天优势。香港实行普通法,且香港的仲裁裁决可根据《纽约公约》在缔约方的150多个司法管辖区执行。

    业界普遍认为粤港澳大湾区未来法律仲裁、争议解决的前景十分广阔。广东省律师协会会长刘涛认为,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推动下,随着区内主要城市的合作更加紧密,法律仲裁及争议解决的需求将呈现井喷式的增长。

    “目前大湾区内部法律服务提升空间仍然很大,改革开放40年来,粤港澳三地的合作主要是在个案层面,希望未来将从个案上升到规则、制度层面。”他表示。然而,他感叹,目前港澳法律界对于粤港澳大湾区内的市场开放热情还有待提高。近几年,广东省律师事务所在香港开设分所的数量不增反减,甚至有些分所持续萎缩甚至关门。

    同时,近期已经出现了一些积极的变化。刘涛表示,近日香港大律师公会已经同意香港律师担任内地律师事务所的顾问,“我与一些广东省政府领导沟通,他们也持十分开放的态度,甚至考虑未来让港澳律师在内地一定领域、一定地区可以执业,向他们颁发特别执业资格。”他透露。

    2月23日,粤港澳大湾区仲裁联盟“9+2”城市仲裁机构代表在广州共同签署《粤港澳大湾区仲裁联盟合作备忘录》,将在跨越法律制度差异、平等保护双方当事人、并使相关裁决顺畅执行,以及建设覆盖粤港澳大湾区的公共法律服务网络上迈进一大步。

    三地共同推动创新

    近年来,香港积极推动科创产业,努力寻求新的发展引擎。随着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进入快车道,无疑将带来政策的红利。

    “香港拥有国际一流的大学,科研实力强大,借助区内其他城市的科技产业优势,参加国家重点科研项目和科学工程。同时,由于一国两制的独特安排,以及香港在知识产权方面的保护,香港将是大湾区内国际创客人才及尖端科研汇聚的中心。”陈茂波表示。

    作为国际金融中心,香港发展金融科技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陈茂波曾透露,香港目前有超过550间金融科技公司,业务范围广泛,政府一直努力吸引更多海内外金融科技公司来港,以及为他们提供有利的发展空间。

    在曹达华看来,港澳地区科技创新能力较强,创新要素集聚,“香港有5所全球100强的大学,港澳的科技力量与广东完备的产业体系相结合,将有助于广东构建现代化的产业体系。”

    为了推动大湾区发展的美好蓝图,曹达华表示,广东将在科技创新合作上下功夫,国际三大湾区的发展路径有一个共同点,在于持续推动技术、业态、模式创新,“三地政府致力于携手将广深港澳创新走廊打造成为大湾区的创新主轴,争取国家布局更多大科学装置,共建一批粤港澳联合实验室,创建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

    他续称,深港、南沙、横琴等数个重大的创新合作载体,要“串珠成链”,打造大湾区创新带。其中,深港科技合作区身负“先行先试”的使命,要争取率先突破,“我们将研究重大科技平台和基础设施,向港澳高校、科研院所开放使用的办法,使创新要素高效流动起来。”

    在落马洲河套地区兴建的“港深创新及科技园”(创科园)有望成为香港未来创科发展的大本营。 2017年,香港科技园公司成立全资子公司港深创新及科技园有限公司,全面统筹港深创新及科技园的上盖建设、管理、维护和营运等工作。据悉,港深创科园公司董事局目前设有两个专责小组,分别负责监察总体规划研究及商业模式和商业计划研究,两项研究预计于今年上半年完成。

    粤港澳大湾区经济体量大,开放程度高,有望为港澳青年带来崭新的发展机遇和广阔的市场空间。曹达华透露,目前港澳青年在广东的创业团队已经达到了360多个,涉及互联网金融、生物医学等多个领域,从业、就业人员接近4000人,成效明显。

    香港青年协会青年研究中心的智库青年创研库日前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受访的522名在职或待业香港青年,9成以上听过“粤港澳大湾区”,认为建设大湾区对“香港整体经济发展”“香港青年的事业发展机遇”和“香港的国际竞争力”有帮助的人分别占73.4%、71.3%%及64.4%。

    霍英东集团副总裁霍启刚则表示,为了促进港澳年轻人融入大湾区发展,建议工商各界携手为年轻人搭建平台,建立交流合作机制,增加年轻人在大湾区的参与感及获得感,让大湾区成为他们发挥所长的大舞台。他建议大湾区给年轻人更多空间发展文化创意、创科产业,三地政府推出更贴地气的新政策。

    (编辑:辛灵,如有任何问题或建议请联系:xinlingfly200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