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9年04月19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挑战倒计时:华为的特殊时刻

    本报记者 倪雨晴 深圳报道

    4月16日-18日,华为例行的分析师大会如期而至。

    今年开场演讲的是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内容涵盖了智能联接、5G和AI,风格沉稳,把握发展方向;随后华为董事、战略研究院院长徐文伟将华为战略研究院推至台前,带来了前沿科技感,强调研发的支撑;第三位上台的华为常务董事、产品投资评审委员会主任、ICT战略与Marketing总裁汪涛,从务实的角度表述了华为如何将智能落地。

    演讲有序平静,不过在现场,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是感受到华为处于一个特殊的变革时期。

    这个特殊的节点包括外部的产业革新、国际挑战,也包括内部的架构重整、战略变化。

    首先是产业的变革期,通信行业是周期性行业,这一波5G关系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设备商们都铆足了劲头。

    今年也是5G商用元年,在设备商眼中,5G的规模化商用时代已来。华为5G产品线副总裁甘斌介绍道:“上半年,中东、欧洲的很多运营商都会发布5G的商用网络。下半年,根据现在的合同数和各方面的商业计划,60家以上的运营商会发布5G业务。历史第一次智能终端、芯片和基站都是在同一年商用,也就是2019年。”

    5G也将为华为的运营商业务的天花板打开空间。但近期研究机构IHS的一份报告称,全球5G通信设备市场份额方面,华为仅排在第四。

    一位华为内部人士向记者反映,这一排名没有完全统计华为的5G设备数据。根据胡厚崑的介绍,目前华为已经有40个5G商业合同。在订单数量上,华为依旧领先。不过,不要忘记,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采访中曾说过,5G还需要漫长的时期,5G的发展一定是缓慢的。

    其次,随着5G以及芯片的产业发展,华为进入国际竞争的新挑战期。在4G时的追赶者,到5G的第一梯队,华为面临的国际贸易战更加复杂。

    挑战犹如倒计时正在倒逼华为更加开放。比如,这次大会主要是面向分析师的华为战略沟通会,今年媒体数量却有增加,尤其是海外媒体。近期任正非接受采访的内容还在持续输出,媒体络绎不绝地来到华为深圳总部参观。面对国际风云,华为的发声量还在增加。

    在外部的机遇和压力下,华为内部的变革也不小,进入了组织重构期。一方面,运营商BG、企业BG、云BU等都统一到了ICT业务的名义下,长大了的终端消费者业务独立成团。另一方面,华为员工持股是华为特有的模式,也让员工得到了实实在在的权益。但是随着持股人数的扩大,华为本身也面临着压力,同时也在更新薪酬方式。

    华为消费者业务首席战略官邵洋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等媒体记者采访时谈道,消费者业务的营收,2017到2018年,从350亿增长到525亿,增幅非常大,“总体来说消费者业务已经过了一个门槛阶段,我们原来是外来者,从7年前开始,经过这些年基本功建立了。”

    对于消费者的相对独立,他表示:“消费者业务原来在华为可以说是小老弟,但是去年我们超过了运营商BG,今年肯定会超过ICT,所以体量和规模已经到了这个程度,不能再像过去一样用子业务的方式来管理。在这个大的业务中,面临的挑战和泛网络面临的挑战不太一样,大家知道泛网络面临的挑战,因为它是偏集中式的采购,全球就一千多个运营商,而且又和国家的很多管控、政策密切相关,所以它是相对来说政治化影响更大的领域。这个领域也是华为的核心业务,所以任总说我们要聚焦精力打好这一仗,一定要让全世界人民都离不开5G。 另一方面,消费者业务面临的是一个完全非标、完全不确定的机遇。在这种机遇中,最重要的就是快,一定要有足够的速度。这个决策让团队有更大的自主权。”

    在华为内部,底层的研发战略也进入了新的梯度建设期。华为战略研究院将实行创新2.0战略,负责5年以上的前沿技术的研究与落地。比如研究光计算:利用光本身的衍射、散射、干涉等天然特性来进行数学计算,有可能将计算提升百倍,打破摩尔定律的限制;比如基因存储:我们身体中,一个立方毫米DNA就可以存储700TB的数据。这些研究不以产品为导向,着眼的是基础理论和技术的突破。

    最后,在这样多个时期重合的特殊时刻,华为如何突破ICT领域的各种瓶颈?从分析师大会上汪涛的表述来看,华为的方向依旧是智能化,将通过联接、计算、云、AI四个方面来落地。其中,联接是华为的通信本行,计算、云、AI则和算力、算法紧密联系。从近期华为智能计算部门全国巡回,推出Atlas平台、服务器芯片等来看,华为还在不断提升计算能力当中。 (编辑:李清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