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9年04月30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成都银行交出“上市元年”答卷 西部标杆城商行潜力渐显

彭冬

    文/彭冬

    作为根植成都、面向西部的地方商业银行,成都银行与当地经济一道实现了快速发展。

    4月25日,成都银行披露了上市后的首份年报,各项核心经营指标实现了全面提升。报告期内,成都银行总资产达4922.85亿元,较上年增幅13.29%,同期存款规模达3522.92亿元、实现净利润46.54亿元,分别较为上年增幅12.63%和18.93%,这三项增速均高于全国银行业平均增速。而同日公布的成都银行2019年一季度报显示,其营业收入30.03 亿元,同比增长4.34亿元,增幅16.89%;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67亿元,同比增长2.35亿元,增幅22.78%。

    更重要的是,该行监管指标、资产质量不断提升。2018年,该行不良贷款率为1.54%,较上年下降0.15个百分点。下降趋势还延续到了今年一季度,至3月末,不良贷款率再次降至1.51%。

    究其原因,在于成都银行在负债成本、资产投放两端的优化,负债端兼顾量、价与结构优化,进而保证了低成本核心负债的稳步增长,加上对优质项目的储备,最终实现了该行经营能力的不断提升。

    另一方面,四川地区经济增长迅速所带来的旺盛需求,则为该行提供了良好的外部环境支撑,为此该行亦通过并购融资、债券承销等投行手段融入到当地建设中。

    来自内部、外部的双重支撑,最终为其打造成为西部标杆式城商行带来了可能。对此成都银行亦指出,“瞄准一流同业,强化对标管理。”

    存款增速、经营能力同业领跑

    资产规模是带动经营能力提升的前提条件之一,而成都银行从2017年开始资产增速便始终位居行业前列,并一直延续到了2018年。

    截至2018年末,成都银行总资产规模4922.85亿元,较年初增加577.45亿元,增幅13.29%。全行各项贷款1858.30亿元,较年初增加371.67亿元,增幅25.00%。

    同时,该行亦在积极适应地方政府投融资体制改革变化,大力拓展债券投资业务,瞄准优质地方债,适度增配信用债。

    另一方面,受益于四川当地经济高速增长,成都银行存款市场占比再创新高。报告期内,该行各项存款3522.92亿元,较年初增加394.95亿元,增幅12.63%。

    资产、存款规模的增长,得益于成都银行早前定下的“拓存款、扩资产,重合规、促转型”的经营方针,以及“稳定存款立行”的策略。

    上述扎实的存款基础,使得成都银行在上市城商行中具备非常明显的成本优势。华泰证券曾指出,“2018年上半年成都银行存款平均成本率仅为1.53%。”

    其中关键在于,成都银行存款占比高、政府性存款贡献高、零售存款占比高、活期率高的“四高”特点。

    该行在负债成本端,注重“量”的争夺,同时也在努力做好“价”的权衡,使得低成本核心负债稳步增长。

    在资产投放端亦是如此,成都银行加强“精准营销”推进的同时,还强化了优质项目储备和管理,抢抓信贷投放和债券投资时机。

    这会带来两个好处。

    其一,成都银行存贷利差可以保持在同业前列水平,进而带动经营能力明显提升。“强化分支行存贷款定价考核,通过强化利率管控并受益于低成本存款、高效资产业务的快速增长以及资金市场利率走高,全年净息差达2.21%,较上年提升0.05个百分点,利率管控效能持续增强。”成都银行介绍称。

    此外,该行还加大了成本管控,压缩各项非业务性开支,如2018年成本收入比便同比下降2.5个百分点,效果十分显著。

    2018年,成都银行实现营业收入115.90亿元,较上年增加19.36亿元,增幅20.05%;实现净利润46.54亿元,增幅18.93%。这还是在资产减值损失大幅增加背景下实现的。

    其二,有利于银行资产质量明显改善。

    通过精准营销、客户结构调整等有效措施,成都银行新增资产质量保持良好,资产质量指标持续改善。截至2018年末,该行不良贷款率1.54%,较年初下降0.15个百分点。其中,关注类贷款总额34.93亿元,较年初减少5.77亿元,关注贷款比例1.88%,较年初下降0.86个百分点。

    不良贷款的下降,得益于成都银行分别在存量、增量两端的发力。以存量为例,该行便实施了“一户一策”化解方案,采取现金清收、重组转化、司法处置、打包转让、呆账核销等多种方式化解风险。

    另据年报数据显示,1至12月,成都银行累计计提资产减值损失准备34.31亿元,12月末资产减值准备余额达87.53亿元,同期拨备覆盖率从2017年的201.41%大幅提升至237.01%。

    至2018年末,成都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14%,而在2016年、2017年时这一数字分别为10.23%和10.47%。

    不难看出,成都银行对不良资产的处置、管理亦取得了明显成效,使得各项监管指标出现明显好转,进一步增强了自身风险抵御能力。

    多举措“护航”实体经济

    除了成都银行自身禀赋外,四川、成都区域经济的快速增长,则为该行提供了良好的外部环境。

    数据显示,2018年成都GDP增速为8.0%,较全国GDP增速高出1.4个百分点,同期四川固定资产投资完成额累计同比增速达10.2%。

    当地较强的基建投资带动银行业旺盛融资需求,进而为成都银行供应大量相对低风险的优质资产。

    同时,该行充分利用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独立主承销商资格,其在参与民企债券融资方面亦是动作频频。

    截至2018年末,累计承销发行债券18只,发行金额达110亿元。其中包括率先成功承销“双创”专项债务融资工具和西部首批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近年成长起来的川企天齐锂业,是其中代表之一。

    2018年,天齐锂业展开了对世界锂业巨头智利SQM公司的股权收购。同年12月,成都银行与浙商银行联合承销的成都天齐实业(集团)有限公司2018年度第一期超短期融资券成功发行。

    此次发行金额5亿元,期限270天,票面利率6%,全场认购倍数1.46。在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的运用下,天齐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发行利率较同级别、同期限的民营企业债券发行利率下降50BP。

    这也是西部首批落地的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并为四川省内其他民营企业在债券市场融资起到了积极的示范作用。

    再如四川上市公司日机密封件股份有限公司,在并购同行业竞争对手大连华阳密封股份有限公司时,便获得了成都银行提供的并购贷款融资支持。

    2018年8月,该行便针对小微企业主和个体工商户推出了“惠抵贷”产品。此外,“易采贷”产品则采用应收账款质押的方式,为中标政府采购的小微企业提供融资支持。

    “目前已选择成都重点支持的电子信息产业、轨道交通、生物医药和精密机械等10余个行业及子行业进行了分析研究,筛选出精准营销企业近5000户。同时,还对民营和中小微企业减免不合理费用,降低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利率。”成都银行表示。

    多种方式扶持实体经济,并实现稳步发展的同时,成都银行在社会责任实践方面也有相当作为。

    按照成都银行与马尔康市政府签订的“一行一县”《金融扶贫开发合作协议书》及补充协议的要求,2018年成都银行向马尔康市捐赠扶贫资金100万元,其中80万元用于贫困村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和产业扶持项目建设,10万元“医疗救助基金”用于贫困家庭医疗救助,10万元“助学救助基金”用于支持贫困学子完成学业。

    与此同时,成都银行充分利用了自身的金融优势,深入推进的“两权”抵押贷款。目前,该项抵押贷款对象已经覆盖崇州市、温江区、眉山市彭山区等区县,为各类农业经营主体有效降低了融资成本。

    借助“农贷通”平台,则可以满足各类涉农经营主体的发展需求,为此成都银行还设立农贷通融资综合服务站,配备农贷通客户经理,推进信贷资源深入农村、深入农户。

    2018 年,成都银行在阿坝、乐山、南充、宜宾、广安、泸州等地区的贫困区域,实现新增信贷投放已经超40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