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1月17日 上一期 下一期

监管层严控区块链概念炒作 游久游戏上演“过山车”行情

李维;柳瑶

    本报记者 李维  实 习 生 柳瑶 北京报道

    来得快,去得也快。

    1月16日晚间,深交所发布公告,称将密切关注涉及区块链概念的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和二级市场交易情况,对于利用区块链概念进行炒作和误导投资者的违规行为,将及时采取纪律处分措施。

    深交所表示,近期一些上市公司通过公告和互动易发布了涉及区块链概念的信息,部分公司股票价格涨幅较大。对此高度关注,及时对17家公司采取了问询、关注和要求停牌核查等监管措施,要求相关公司就涉及区块链的投入、业务和盈利模式、具体进展情况、实现收入及其对公司业绩的影响等进行核实澄清并充分提示风险。

    同日晚间,上交所也公开表示,对于市场热炒“区块链”概念,个别股票已经出现炒作风险。对此,上交所相关监管部门高度重视,并第一时间组织分析研判。据上交所总体判断,“区块链”技术仍处于开发阶段,尚难以形成稳定业务,概念炒作迹象比较明显。对此,上交所对相关概念股采取停牌问询、停牌冷却、澄清说明等分类监管措施。

    实际上,继1月中旬部分A股公司股价受到区块链概念影响被质疑“蹭热点”之后,不少此前被传有区块链概念的上市公司密集发布公告,对是否涉及区块链一事作出解释。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发现,仅1月10日至15日期间的4个交易日内,就有不少于9家上市公司就区块链概念一事发布澄清公告或对交易所的问询函。

    一方面,区块链概念股炒作周期的缩短意味着A股炒概念现象正在受到遏制;但另一方面,记者同时发现部分公司在公告解释中也存在澄而不清的情形。

    概念大退潮

    经过仅仅1-2日的资金热炒,A股市场的区块链概念股正在快速退潮。

    以指数变化为例,一度于1月10日、11日两个交易日累计上涨接近12%的万得区块链指数(884215),在随后两个交易日(1月12日、15日)中迅速掉头回撤,累计跌幅达4.03%。

    虽然1月16日区块链概念再度小幅上涨,但较前高点累计回撤比例仍然超过2%。

    市场从追逐区块链的疯狂逐渐回归冷静,显然与不少“区块链概念股”对公司业务与区块链实际联系的解释有关。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发现,1月11日、12日、15日连续三个交易日内,发布有关解释、澄清区块链概念的上市公司多达9家;记者同时发现,不少上市公司在澄清公告中坦言,区块链技术的大规模商用仍然存在不少障碍。

    例如一度被指为区块链概念股的飞天诚信(300386.SZ)1月11日发布公告澄清称,虽然公司推出的虚拟货币硬件钱包产品属于区块链产业中的终端设备且已上市;但该产品尚未形成销售收入。

    “未来市场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市场占比无法预测。”飞天诚信坦言,区块链技术目前在全球处于研究和探索的阶段,我公司认为区块链技术离市场化和商业化还有相当的距离。

    无独有偶,被猜测“是否会有区块链资产注入”的四川双马(000935.SZ)也于1月15日澄清指出,有关IDG资本将美国区块链公司Circle置入公司的相关报道为无事实依据的猜测。

    有业内人士指出,此次区块链概念“由热到冷” 的迅速反转,也折射出信披监管强化下,A股市场概念炒作周期的日趋缩短。

    “去年雄安新区的一轮炒作上,不少公司贴‘雄安概念’就已经被监管层注意并要求解释,相比之下这次动作更快。”1月16日,北京一位接近交易所的TMT类上市公司董秘透露,“一些公司的澄清公告确实是按照监管要求作出的,及时的信息披露也是缓释概念不确定性最适合的方式。”

    “炒概念背后有上市公司、炒作资金的各种动机,但这种行为确实是对市场秩序的干扰,”上述董秘同时表示,“过去市场热点概念有的能持续很长时间,但在监管层采取的种种措施下,概念炒作的退潮速度会越来越快。”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在这一监管形势下,甚至部分敏感度更高的公司选择在更早时候率先公告澄清。

    例如区块链概念尚处于热潮阶段的1月10日,高伟达(300465.SZ)就公告澄清称,虽然市场出现“高伟达作为区块链概念股”的传言,但其2017年业务收入中“并未有关于区块链技术的研发成果而直接产生的业务收入”。

    部分回应或避重就轻

    在诸多有“区块链概念”上市公司的回应中,游久游戏(600652.SH)可谓极具代表性。

    与诸多上市公司被行研人士认为属于区块链概念股不同,游久游戏旗下游久网曾于1月8日发布消息称“游久游戏高调宣布布局区块链游戏业务”;彼时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曾在前文中指出,该讯息存在未被上市公司公告的情形。(详见本报1月11日13版《游久游戏蹭区块链热点连涨 信披存疑、消息提前走漏?》)

    针对这一情况,交易所也于上周向游久游戏下发问询函询问相关事项。

    1月13日,游久游戏公告回应称,该公司目前主营业务与区块链业务无关,只是旗下游久网于当日开通区块链游戏频道;其同时认为,“开通区块链频道”这一动作并不构成重大事项,因此公司并不存在信披违规。

    “此次区块链游戏频道的开通只是对目前市场上不断推出的基于区块链底层技术的游戏产品进行深度追踪评测,同时向用户进行引导推荐,并对区块链技术进行探讨与研究,”游久游戏指出,“截止目前,公司主营业务为网络游戏的发行与研发及游戏媒体资讯平台游久网的运营,与区块链业务无关。”

    然而这一回应似乎并不足以对游久网发布上述消息提供全面诠释。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在游久网1月8日发布的文章中,其布局区块链业务的主体并非确认为“游久网”,相反其多处提到“游久游戏”。

    与此同时,上述内容除对其区块链频道上线内容进行介绍外,还明确预告,“游久游戏还将全面投入区块链游戏产品研发,同时也会寻求优质区块链游戏产品。”

    “问题在于,你上线的区块链频道的主体是游久网,但宣传文章中用了‘游久游戏’;同时还涉及到游戏产品研发方面的预告,显然这已不仅属于媒体内容范畴,而牵涉到主营业务部分,何况现在区块链这么热。”1月15日,北京一家TMT类新三板公司董秘指出。

    截至截稿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游久游戏的上述信息仍然悬挂在游久网中,而游久游戏有关人士也尚未就记者相关问题作出解释。

    这却未能阻止游久游戏股价的反弹节奏。其复牌后第二个交易日的1月16日,游久游戏一扭复牌之初超过8%的单日跌幅,在尾盘冲击涨停。

    不过就在其涨停当晚,游久游戏二度停牌。1月16日,公司公告称因市场公司涉及区块链概念较为关注,公司申请股票自2018年1月17日起停牌核查有关事项。(编辑:罗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