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9年04月25日 上一期 下一期

雪佛兰·红粉笔吉林站

这里的孩子同样渴望素质教育

    2006年,《21世纪经济报道》联合上汽通用汽车雪佛兰品牌,从推动乡村素质教育角度出发,发起主办“雪佛兰·红粉笔教育计划”,致力于联合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机构和媒体,组织受过良好教育的在职人士、社会精英前往乡村义务支教,帮助改善偏远地区师资力量薄弱的状况,积极推动乡村素质教育的发展。

    作为一项短期支教计划,雪佛兰·红粉笔是针对全国贫困地区小学开展的关注素质教育的支教活动,每个支教站点为期一周,志愿者所教授的课程以音美体等素质教育课程为主,辅以其他开拓思维与眼界的课程,为偏远地区的孩子们打开一扇窗。从2006年启动至今,“雪佛兰·红粉笔教育计划”已经组织超过1000名志愿者,走过29个省市的98所学校,为33000多名乡村儿童带去了素质教育课程。

    2019年,雪佛兰·红粉笔计划即将迎来第100所支教学校,这对于红粉笔来说意义重大,从红粉笔的官方标语“用同一份爱,开启第101个梦想”中不难看出,他们对今年的支教计划满怀期待。2019年雪佛兰·红粉笔计划将陆续前往吉林、青海、湖北、内蒙古、广西和四川的6所村小进行支教,而就在今年3月,雪佛兰·红粉笔来到了开年第一站——吉林站。

    雪佛兰·红粉笔吉林站纪实

    阳春三月,松辽平原的土地上依旧可见斑斑残雪,松树还不见绿,白杨初现苞芽。来自南北不同纬度的10位雪佛兰·红粉笔志愿者老师,如同原野里一道红色风景,出现在了北纬45°——吉林省松原市长岭县腰坨子乡中心校。

    位于松原市长岭县县城东南处的腰坨子乡中心校地理位置很偏僻,长岭县为省级贫困县,距离长春市里约140公里,腰坨子乡中心校是附近村庄唯一一所中心小学。学校周围都是耕种土地,没有常规建设的操场,教室里的供暖设备还是老旧的火炉。学校内共有十个教学班,三百余名学生,任课老师只有十三位,每位老师都身兼语数外主课及音体美副课老师。这样一所小学就像这片平原里培养绿芽的一个温室,虽然没有肥沃的土壤和坚固的墙围,但对这附近的孩子们来说,这所学校必不可少。

    3月25日,周一,10位红粉笔支教老师带着准备充足的课件,以及即将与孩子们见面的期待,来到了腰坨子乡中心校。三月的松辽平原上积雪还未融化,在微凉的晨风里红粉笔支教老师与学校的孩子们见了第一面,许多低年级的孩子在操场上见到这群陌生人时显得有些紧张,但在知道他们就是新来的支教老师时,片刻的紧张立马化成了满心的好奇和期待。

    缺少素质教育课程和相关课程的任课老师是乡村学校普遍存在的情况,腰坨子乡中心校也不例外,学校多媒体室的电脑因为长期不使用,有些已经无法开机,体育室的运动器材也荒废许久。而粉笔头的到来就是为了改变这些情况,让孩子们的课堂丰富起来。

    来自台湾的的粉笔头许博钧老师带来了腰坨子乡中心校的第一堂支教课程,主题就关于宝岛台湾,上课时许博钧问:“你们知道台湾吗?”三分之二的同学举手,但被问到台湾在中国版图的哪个位置时,却没有几个孩子答得出。“充满生机的”、“美丽的”、“漂亮的”,孩子对台湾的形容有些苍白。此前,他们对台湾的了解大多来自课文《日月潭》。博钧老师希望通过自己的讲授,能带他们领略课本以外的鲜活的台湾文化。

    来自上海的徐龙舟老师,则给孩子们带来了一场生动的航天课程。在上课时,徐老师习惯将课上用到的图片和资料打印在A4纸上。他说:“举着图片走到孩子们面前,更能贴近他们。”从1903年莱特兄弟发明第一驾飞机开始说起,他带孩子们回到了风云变幻的上世纪。接着说回吉林,说回东北老航校。“东北老航校在困难中起步,在逆境中成长,你们的家乡吉林为中国航天航空事业做出过许多的成就,我希望你们能继承这种不怕困难的精神,为自己的未来奋斗!”

    为什么孩子们的寒假总被游戏占据

    在吉林站,雪佛兰·红粉笔计划采访了当地孩子的寒假是如何度过的,得到的答案让人有些意外。学校孩子们寒假的主要娱乐就是聚在一起打雪仗、划雪橇。其次是参加补习班。第三种则是去父母打工的地方“旅游”。引起雪佛兰·红粉笔注意的是,乡村的孩子们把大部分娱乐时间都留给了手机游戏。每个班级都有不少钻石王者和吃鸡高手。

    对于腰坨子乡中心校的孩子们来说,手机游戏除了是一种娱乐,更成为了他们之间的一种交际方式。在同一班级里,关系好的同学会相约一起玩手机游戏,孩子们对彼此的段位、技术、装备了如指掌。如果一个孩子不会玩游戏,那么他在学校里就会没有谈资。

    学校几位班主任说,高年级约80%的学生都有手机。三年级韩老师解释,一是因为现在智能手机便宜,乡村普及率高。二是孩子的父母大都在外打工,老人管不住孩子玩手机。第三点则令人深省,孩子们不玩手机又能干什么呢?根据教育部《青少年成瘾行为调研报告——基于 2017/2018 青少年健康行为网络问卷调查数据分析》显示,留守儿童的游戏时间明显高于非留守儿童。 “每天玩4~5小时”的占比分别是18.8%和8.8%,“每天玩6小时以上。”的占比分别是18.8%和8.2%。

    在此次支教的教学例会上,徐龙舟老师反馈,自己课程的部分内容其实在学校的补充教材《进入新时代,改革新开篇》中就有涉及,但这些课外读本完全没有翻阅过的痕迹。

    “你们寒假看课外书吗?喜欢阅读吗?”孩子们回答,“没有书看啊。”、“没耐心看。”、“课外书不好看。”?

    同许多乡村学校一样,腰坨子乡中心校的图书室大多书籍版本老旧,内容杂乱,老师也不会对课外阅读有太多要求和指导。孩子们向粉笔头们吐槽,“我们喜欢看有图片的书,但是这种书很少。”

    而在课堂之外,情况也不乐观,因为乡里并没有书店。吉林的粉笔头刘春富解释说,“这很好理解,乡里就一万多人口,开一个书店不赚钱。”而县城虽然有新华书店,但路途遥远,等孩子们放学,书店早已关门,并且书店里卖的大多都是教辅和工具类书籍。根据文化部统计(截止2017),全国有12% 的县(区)没有公共图书馆,全国范围内只有122个少儿图书馆,在吉林省,每100个人去借书就有32个人无法借阅到书籍。

    此外,乡村学校的孩子们想要进行体育锻炼同样不易。担心学生受伤,缺乏相关师资,操场硬件落后,都是孩子锻炼的难题。还有一点常被人忽略,就是乡村室内体育空间匮乏。根据《第六次全国体育场地普查数据公报》显示,中国乡村仅有500万平方米的室内体育场地,不到城镇的十分之一。这意味着只要天气不好,大部分的农村孩子就没有地方可以运动了。

    在支教即将结束时,雪佛兰·红粉笔的执教老师注意到了一个细节,教室两侧挂着歌德和钱学森的画像,但孩子们并不关心他们是谁,有孩子说:“歌德是不是那个要翘起地球的人?”

    教育本应促进乡村少年的精神成人,使他们能活泼、健康、全面的发展,为他们的一生奠定良好的身心基础。当乡村空心化问题日益严重,素质教育的补充就显得格外重要,缺乏素质教育师资意味着乡村孩子很难能体会到阅读、体育、艺术所带来的乐趣。而对于雪佛兰·红粉笔来说,如果粉笔头在支教中能够让乡村孩子们体会到素质教育带来的影响,那么她们的成长和生活就有可能变得更加健康和丰富。